时间的儿女

转发
文/北杨君2019.06.22 18:55字数(2048)阅读(140)喜欢度(197)收藏(1)点评和评论(35)

也曾想过要做一个追寻时间的人,把自己忙成一个以光速旋转的陀螺,好让自己平凡而庸碌的灵魂变得深沉高级一些。但日子似乎就像是指缝间的沙,用力去抓,只是流失得越来越快。我知道一定是哪里出错了。

在梦中的混沌里曾听见一声来自远古的低喃,像是在说,混沌初开的时代,生灵,乃至万物,都是时间的儿女。

我们应是要对时间感激涕零,为她所赐予我们的生命;不过我们对于时间,更多的情感也许只是敬畏——敬而不足,畏而有余。畏惧着时间,为她如一个凌迟记忆的刽子手,一寸一寸销蚀着我们余数本就不多的宝贵记忆。畏惧着时间,为她凌迟记忆的光剑终将斩向我们平凡而庸碌的灵肉;为我们所视若珍宝的,为她所赐的生命,终将成为她光剑下的一缕幽魂。

 

为着这庸人自扰的畏惧,匆匆的脚步愈显杂乱无章。

夏秋之际,追逐着时间摇曳的裙摆,慌乱着跑过桃子湖,我笑自己像个挣扎着想要跑出泥潭的孩子。匆忙中望向桃子湖的一瞥,猛地使我停下了脚步。

许久不曾留意桃子湖的风光了。直到这惊鸿一瞥,方才发现湖中原先醉人的接天碧色已尽数消逝不见。空留的一拂寂寞沉吟的湖水,泛着微漾的秋波,独自倒映着湖畔秋来的萧瑟风景。不加荷叶点缀的桃子湖水,一如倾城祸水剃下满头青丝,凭白多了几分看破红尘的悲悯。

怅然若失着回过神来,却见了时间的荷叶边裙摆正停在我眼前。顺着荷叶边裙摆往上望去,是一片辽远的天,天空正兀自悠然地蓝着。

福至心灵地,我像是乍然顿悟了。

——原来时间不消去追。

 

前几日在校园内遇见了一位旧时的恩师。偶遇,猝不及防,并无什么准备。二人很默契地各自做出一副意外而惊喜的神情。好久不见,近来如何?噢,蛮好。竟至于一时失语。老师望着我,像是陷入了回忆,又像是忘了该引出怎样的话题。果然还是生疏了。涌起几分惆怅,却又不敢表露出来,只装作一副羞窘的模样躲到朋友的身后笑。

笑完望向老师,他终于想出了话题,问了当年同学们的近况。我尽数告诉了他。一阵难熬的尴尬过后,他才忽然想起似的,问起我现在的班级和班主任的名姓。我又尽数告诉他。又是沉默。我也想问些什么,却发觉自己什么都不必问。只得沉默。

估摸着要上课了,我只好打破沉默,说要走了。老师像是松了一口气,拍着我的肩,笑着道:“好,好……以后有什么问题随时来找我!”——都心知肚明,哪会有什么问题呢——但我也终于如释重负了,笑着应和,转身和已经等候多时的朋友走了。走了几步忍不住回头看,却见老师还在原地目送,又像是在发愣。我忙招手,又一次作别,他也挥手。继续走着,苦笑着,把无名的泪水咽进肚子。

时间的光剑也终是斩向了师生情谊么,为何阔别重逢竟有些形同陌路而无力回天?不是不曾怀念——也许正是因为深切的怀念不好搬上台面,才造成了师生的相视无言——沉默,并不代表无人倾听。

 

今年表姐来长沙工作了,暂住在我家。我向来是个内向的孩子,嘴又不甜,见了亲戚完全不好意思出言问候,只是含含混混叫了声自己都没听清的“表姐”就窝进了卧室。之后回家,若是忘了带钥匙,也只把拍门当作问候。偶尔当个斥候,受我妈的指示,向表姐报告一下我妈的进程。这也就是我们为数不多的交集了。

哪怕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玩我的手机和电脑,她玩她的手机和笔记本,唯一把我们联系在一起的似乎就只有共用的Wi-Fi。偶尔回忆起小时候与表姐的相处,虽算不上是无间,但亲密总是有的。心不在焉地打着游戏,对比着今朝与往昔,顿觉很不是滋味。

时间的光剑终也是斩向了亲人情谊么,还是说这只是随着时过境迁,年龄增长而愈显云谲波诡的代沟?不是不曾关心——也许正是因为多年的相处,早已摸清了彼此的脾性,不必说。

就像一家人围着一个火炉子取暖,都把玩着手机,却也不显得冷清。关怀不必挂在嘴上,无言的陪伴自是最长情的告白。

 

记得积累本里张牙舞爪的无数格言:“Time is a file that wears and makes no noise”“Time and tide wait for no man”“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仿佛只有马不停蹄了,才能成为人上人,才能享有所谓高级的灵魂。

一定是有哪里出错了。我想反驳,辩词却无力——真正高级的灵魂应是不惧时间的。

时间自然是改变了很多,模糊了记忆,疏远了人心。也许现在的很多挚友,将来都是殊途,不过是要与自己擦肩,然后急匆匆前往下一场旅程。但哪怕是在疏远以后,隔着一层微妙尴尬的皮囊,还是能触觉到对方昔日诚挚的真心。

 

有时候也忍不住想,人的一生究竟意味着什么?也许这张我用尽一生来涂得饱满栩栩如生的白纸,太脆弱,一经冲刷就褪去了朱砂藤黄葱绿赭石的颜色,飘零在时间和宇宙的洪荒,无人问津,也无从问津。

也只得在梦中的混沌里,听时间哼着轻盈安谧的摇篮曲,安慰失落啼哭的人们:“慢些吧,慢些吧——我又怎么舍得丢下你?”

遗憾着,自己不过是时间的儿女;又庆幸着,自己终归是时间的儿女。


【拙作,去年为了赶这届叶圣陶杯,勉强糊弄出来的;(说实话这种正经的文章我实在是不太擅长,还望不吝赐教);得知这届叶圣陶杯因为我校流程不熟高一参赛作品全部作废,瞠目之余还是觉得蛮可惜】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北杨君 所有
197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2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9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3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10人送来了礼物
20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北杨君
学生
发表文章(39)获得喜欢度(8741)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