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7||林间夕阳红|枫叶与金鱼

转发
文/杨淅琴2019.07.26 06:18字数(2850)阅读(39)喜欢度(301)收藏(0)点评和评论(20)

落叶的回忆

00:00

04:30

          ——Y的自白

  金鱼池上有一颗枫树。

  你若是不急着走,不妨坐在枫树下的金鱼池旁,听我讲一个算不上有趣的故事。

  你知道枫叶与金鱼,它们是一样的火红,一样的金黄。但是一静一动,一在云端一在水,平时互不相犯,只是金鱼像枫叶在水中的影子。枫叶的脉络像手心的掌纹,在树犹生,连着树根,至少还存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旦脱落飘零……

  一片枫叶落在水面,漾开一圈清澈的波纹后平静的安卧着,轻飘飘没有重量,金鱼聚来,好奇打量,轻喈试探,发现它了无意趣之后,便纷纷离去了。偶尔有金鱼为它的色泽迷惑而游近,以为是走失的同伴,快触碰到时又发现错认,匆匆忙忙游走。

  可枫叶并不是全然没有知觉的呀。它知道自己不大一样,可是它的感知太有限,不知道自己为何流落至此,不知道如何面对那些小金鱼忽然的接近,在它想好摆出什么姿态,究竟是表示欢迎或是进行抗拒之前,它们就已经散开了。怪它太迟钝。错过了机会。之后还怎么能有交集呢?

  你闻过枫叶的气味吧。枫糖很甜,可是枫叶好苦好涩,在水里也不会泡开蓬软,只是干巴巴的无所适从,金鱼自然不会主动靠近。枫叶,它在水池里是多余的啊。

  “我没得选择,一睁眼便已经身处水池。我甚至不知道原本应该拥有怎样的生活,我只知道自己时时处处多余,怎么都不合群。金鱼也是丰富的,鱼鳞的颜色深浅不均,有些有斑点,有呈条纹状,有大有小。可是我和他们的不同不一样。我没办法游动,我木木地停在那儿等一阵风把我翻转方向,等一尾鱼靠近之后顶着我游向另一边——永远是那么被动的地位。虽然对金鱼构不成威胁,但被彻底忽视的感觉,更糟糕,糟糕透了。如今被你捞起来,我还是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呢。”

  她从池子里捡拾起这片格外红艳的枫叶,纹路清晰,没有斑斑点点的瑕疵,可爱的紧,拿在手里玩弄,贴在被夕阳炙烤的有些炽热的脸颊上,祈求带来一点凉意,却听到这段话。

  男孩走过来坐在她身边,好奇地盯着她手里的枫叶,问她放了学怎么也不回去。她忽然有了些许泪意,轻轻吸一口气,想把枫叶的故事复述给他,说出来却变了模样:

  “你知道什么是多余的人吗?我自小感觉到最深刻的一件事就是,存在即多余。我不知道自己的意义何在。在家中我是不受待见的那一个,哥哥姐姐都太过优秀,大人们关注的焦点也只是那一张张傲人的成绩单和一纸纸名校辉煌的录取通知书。妹妹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出生时就像小团子一般玉雪可爱,又古筝绘画舞蹈样样精通,还是活泼极了的性子,像海棠像葵花,生机勃勃,热烈奔放,人见人爱。以至于后来我对于古筝发生了兴趣想要学习,他们的结论都是、我想要模仿妹妹——我竟然连真心的爱好都不配拥有呢。

  “我记得父母逢年过节总是带回很多东西,初时也有我极其喜欢的,缠着想讨来,最终却总是要优先考虑其他的兄弟姊妹。到后来我已经没有什么执念了,对物是彻底放下的态度,或者说是刻意地努力地假装不在意,便是喜欢也只合淡淡的,得不到也不愿意表现出遗憾。就算后来他们对我的态度变好了,先来询问我的意见,我也是习惯性地乖巧懂事地笑一下,‘先让哥哥姐姐挑吧,我都无所谓的。’其实我多希望有人通过我吃糖时的细微表情发现我很喜欢椰子味的板糖而讨厌榴莲和牛奶的口味,希望他们知道我其实最喜欢的玩偶是垂耳兔而不是大笨熊,可是看到他们难得对我示好拿来的礼物,我总是不忍心说,在辩驳的情绪翻滚之前先露出了甜美到虚伪的笑,说‘谢谢啊,我很喜欢呢。’

  “对人的依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减轻的?我一直很努力地把自己活成一个影子,但并非一向如此。小的时候我也好渴望站在聚光灯中央,希望大家都看着我,发现我也还是……多多少少有些可取之处的。可是每次他们都只不过嫌我碍眼碍事罢了,斥责几句赶下来,我才算看清了自己的地位。后来我发现,有一种逃避的绝妙方法。就是哪怕面对不合理的残酷,也只要说一句,习惯就好。一句不够就两句,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大概是语言不通,就像枫叶和金鱼一样;也许是表层语言相通而心灵不通吧。我能感觉到偶尔有人愿意对我表现出关心,只要一点点我就可以感动好久,可是总是短暂又稀疏,被捂热的水晶一旦松开又会渐渐失去温度。我有时候在想,我要是忽然把自己变没了,是不是都没有人会注意到。我试过一次,藏到大衣柜里,蜷着身子躲了几个小时,其实我很怕黑的,小声哭了一会儿不小心睡着了再醒来,大家都还是照常忙忙碌碌的,谁也没发现我不见了,最后我自己又乖乖爬出来。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我不能和别人怄气,不能耍小性子,因为我比他们更在乎、更害怕被失去,所以哪怕大闹一场,最后来道歉和试图挽回的也永远都是我,那样太累了,不如一开始就安分守己,不存非分之想。

  “其实也有金鱼试着靠近过枫叶,试着在微风吹动它时和它对话,还学过一些枫树间交流的语言,譬如叶脉的轻轻颤动和鱼尾的微微摆动同频率的时候,有过刹时错觉,它以为自己可以融入这群小金鱼了,还为之欣喜地在无风的水面哆嗦了很久。可是金鱼只是出于好奇心罢了。等到另一尾金鱼过来,他们便一起走了,才知道原来只是一厢情愿,并非长久之计呢。

  “我当时以为自己有了朋友,后来却发现虽然确实是朋友,可是我对朋友的要求的太高了,比我重要的人和事又太多啦。一旦要求两两一组的时候,便轮到我落单。初中的集体照我总是莫名其妙地缺席,还以为是性子太孤僻、总是泡在书堆里或是沉浸于发呆,于是到了高中就变得很活跃,和所有人关系都处的很好,我还记得快拍毕业照的时候欢欢喜喜跑过去站在中间,想和我很喜欢的箬箬拉着手,可是她们总有一个最要好的朋友要靠过来,我就一点一点被挤到了最边上,照片的小小一个角落,仿佛下一秒就要从照片里跑出去一样。一滴一滴水珠把希冀的小火花浇熄啦,来自我自己,咸咸的。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想知道为什么?

   “怎么我到了哪里都是一个多余的人啊……”

  她很沮丧地垂下头,眼泪却最终没有落下来,而是蒸发在了被金鱼和枫叶渲染着的暮色中。

  “那么你在找一个什么样的人,一份什么样的感情呢?”静静听了很久的男孩忽然出声,柔和而温暖,余晖中响起一串风铃的清脆。

  “我希望那个人是把我当做唯一对待呀……就是说在只能选出两个人一对的时候不要把我推开就好啦。我想和那人一起看遍山河,一起读书、喝下午茶、看晚场电影,一起做很多好吃的,为那个人唱歌、写诗,想把我的梦一瓣一瓣掰给那人看。听起来很简单还很幼稚对不对,可是我长这么大,就是没有遇到过呢。有时候我挺好奇,其他人是不是也没有表面那么圆满。但我宁愿假定他们是真的很幸福!因为这样至少我还可以留存些希望。”

  他忽然用一种让她茫然无措的怜悯眼神看着她,把她手里的枫叶接了过去。“如果是这样,其实也许……”

  她的睫毛止不住地微微颤抖着,垂下头,忽然发出一声惊呼打断了他的话:“呀!你看……”

  又一片枫叶晃晃悠悠仿佛醉酒地跌入金鱼池,荡开一圈轻浮的涟漪,尖端的形状像心脏的悸动一般小心翼翼。

  他们相视一笑,把手中的枫叶也放了下去,

  等风来。




谨以此文献给 (自己知道是谁我就不点名惹)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杨淅琴 所有
301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1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0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6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4人送来了礼物
9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杨淅琴
嘉宾
发表文章(90)获得喜欢度(27599)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