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南云雨:要让更多人听见

转发
文/持墨染2019.07.26 15:33字数(1144)阅读(276)喜欢度(80)收藏(1)点评和评论(9)

不论在冰原北国,或是在峻险巴蜀,还是在毓秀江南,我看过很多地方的云,也淋过很多地方的雨。不过,能扣敲我心,我也甘愿应门的,也就两处——一处是巴东巫峡的云雨,还一处,就是这滇南之境的云雨。

巴蜀巫峡的云最出名。“旦为朝云,暮为行雨。”宋玉的《高唐赋》是道尽了巫峡云雨的迷离变换,在神女峰之巅,伸手抓云,却又旋即滑过你的手腕,绝壁边打个转,化作雨下去了。总之,巴蜀的云,很轻,很飘,雨也不似雨,水汽一般缭绕。

滇云滇雨,便不是如此。写云南的云的诗文其实不多,出名的只是西南联大办学期间教授们有感而来的,沈从文的《云南看云》便如此。中国众多省份里,带“云”字的,也就云南,可见云之于云南,犹洞庭湖之于湖南,黄河之于河北。

能在一片天空里同时看见四种自然色彩的,不多。天空,是蓝透了的,东边的云是白的发亮,西边的云确似骤雨前的警告,又是灰,又是黑。云也分层次,远一点是轻纱,近一点是叠浪,一片天空一阵云,一向方位一番景。色相不同,风味各异,原地来打一圈转,也览遍了种种云,这种感觉,仿佛天空就是人为的幕布,叫人特地放了,一处一处,不似是真的。

如果说巴蜀的雨是纱,湖湘的雨是刀,北国的雨是幕,江南的雨是丝,那滇雨就是四不像。没有狂风骤雨裹挟而至的暴虐,也没有淅淅沥沥缠缠绵绵的情思。只是有些像个孩子,前一秒还碧空如洗,下一秒就乌云盖顶,却有时还“东边日出西边雨”。

滇云,滇雨,没有儿女情长,不似巫峡的云雨之欢。云厚实,雨也厚实,却不厌人。这里的云雨,更像是在诉说。云是那么质朴,不加修饰却也繁华过人,倒映在每一个滇民清澈的眸子里。黝黑的皮肤,庇护在宽大厚实的滇云之下,一方水土一方人,一方云彩一方情。滇南的人们,便是在这朴素的云下长大。云南是抗战的大后方,是历经战火摧残的。那时的云,是灰蒙蒙的,那时的雨,便开始诉说,滴滴答答打在街道上,打在瓦楞上,打在那些因战火南迁的联大学子的心里。铁皮屋下,雨打屋顶的嘀嗒声却也似战鼓一般铿锵,打乱了教授们的思绪。这些雨,在向远方的客人们,诉说家国的悲哀,尽道民族的苦难。学生们,教授们,也停下来,静坐听雨,以崇敬的姿态,生怕打断了惊动了这位遍体鳞伤的老人,一时间无人说话,只有嘀嗒声叩击心门。

而如今,硝烟散去,蓝天白云回来了。还给这些饱受战火煎熬与摧残的纯朴的人们一片欢畅。但是,历史会被铭记,云滇之处,绝非“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那不疼不绵,滴滴答答,叩击心门的雨声,还会常来,在云朵让我们记起滇南纯朴的同时,也记起那些光荣的,前仆后继的,奋不顾身的,先辈们!滴滴答答却铿锵有力,那是一种来自乌云深处的闪电,来自暴风雨中的雷声,于无声处有声。

我看见的,欣赏的,是滇南纯粹的云,也让位给滇南的雨,就像一个人内心的痛楚,不时要发泄,要讲讲,要给更多人也听到的……

文章最后由 左右 编辑于2019.09.08 10:19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持墨染 所有
80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5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5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1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8人送来了礼物
4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持墨染
学生
长郡中学高中1812
发表文章(9)获得喜欢度(679)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