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冢

转发
文/清欢J2019.08.05 21:47字数(1586)阅读(60)喜欢度(37)收藏(0)点评和评论(4)


【零】

    “清河,我终究是没能找到你。”

【壹】

国殇墓园,雨。

满眼望去,是密密麻麻林立而起的矮小石碑 ,锐利而蜂拥地冲进眼目——二等兵、一等兵……

【贰】

“清河,你能不能不……”一旁的老妪佝着腰背,翻烤着手上的煎饼。

坐在矮榻上,抽着烟,许久未发话的老爷顿了顿手上的烟斗,说:“莫要听你娘的,出去了,就要给张家人长面子,给国人长面子!”声音在烟雾缭绕间显得有些冷清。张清河望向父亲干涸的嘴角,又不经意间对上他的眼睛,明亮,渴望。

——好在心还是炽热的。

父亲咽了口气,看着张清河,目光是凹凸不平的。母亲难掩脸上的难过与不舍,慢吞吞地将炙烤得有些黑糊的饼一张张地落好,放入包裹里。

张清河眼神有些朦胧,他极力抑制住眼中的雾气,不让雨掉下来。

【叁】

“奶奶,这个怎么念啊?”

“碧血千秋,这个是李根源先生题写的。”一位满头花白,穿着红马甲的老妇人动容地说道。

“阿姨,您在国殇墓园志愿讲了多久啊?”另外一位年轻小伙子询问道。

“我啊,我在这儿当志愿者啊,有十五年啦!每天都在这儿诶……”老妇人望向密密麻麻的碑林,眼底满是眷恋。

【肆】

我是张清河的家属。

我叫邓州妤。

我们?

我是他的未婚妻。

证明?

一纸婚约,一生誓言算不算?

“我们会再次帮您寻查的。”

【伍】

“很多游客到国殇墓园来,就看看,噢,那儿有块纪念碑,这儿挂着国民党的旗子。再无波澜起伏。每次看到这群年轻的后生脸上的无所谓……我就感到痛心……”红马甲下佝偻的身躯收起满腔激昂,语气低沉,像是灵魂也被抽离得一干二净。

“甚至有人看着石碑上描述日军屠城的情形,一脸无所谓地说,这也没死多少人,还没南京大屠杀惨呢。我多么希望你们能知道,这岂能是用来做比较的?还不够触目惊心吗?我们中国人还不够痛吗?一寸山河,一寸血,不仅是将士的,也是千万手无寸铁的百姓的。”

【陆】

州妤,我希望你,大家,全都是平安的。你在昆明念书,隔怒江甚远,加之有校方管理,安全怕是还有些保障。听闻家乡倭寇横行,不知情况如何……吾军同行有湘黔弟兄,他们描述道日军残暴的行为……简直……非人!更有滇南子弟收到家传噩耗……正因如此,我们才应征入缅,保家卫国。明日我军正式入野人山,我就此停笔了,还望州妤毋多怪罪,也不知道这简讯能不能到你手里。

【柒】9

“日军?日军所做所为是不可想象的,是非人的!看到了二楼的大油桶吗?那是干什么的?是用来活煮老人和小孩的!他们把老人小孩扔进滚烫的水中,看着他们在难耐的烈火上焦灼,看着他们痛苦不堪的表情,听着甚至是不足月的孩子哇哇大哭。他们笑了。”

“是的,他们笑了。”

“还有凤尾竹,想必大家都知道云南特产一种韧性极佳的凤尾竹,他们,先在臀部划上两刀,再把凤尾竹尖穿进去,一松手,凤尾竹连带着人弹出去,人砸在地上,还没死,血淋淋的肠子就被勾出来了……你们……还敢想吗?”说到这儿,老人的声音有些颤抖。

“这该值得我们每一个中国人痛!”

“我当时,当时在昆明念大学,我的未婚夫去参加远征军,入缅作战,一去,就再也没回来了……连一封最后家书也没有……”

【捌】

“州妤,我走了,我没法再兑现我们以及祖辈的承诺。我多希望我们会是生活在和平年代,但在这战火纷飞中,我们不得不选择,以我之血躯,换国之前宁。或许我们再无缘相见,或许我连一寸可以供后人凭吊的黄土都不会有……但……我不后悔。望妤自珍重,勿念。清河。”

【玖】

“清河,祖国终于还你清白了!”


“清河,我一直在找你,你知道吗?”


“清河,我终究是没能找到你。”


“没关系,清河,你再等等,我马上来了。”

【拾】

无名冢上,遒劲的字迹写着:一等兵张。

天上星河转,人间帘幕垂。





在国殇墓园,满山坡的石碑,一路走过,有无数名英雄甚至在墓碑上都没有姓名。听到有人拿这些血淋淋的史实与其他惨案做比较,特别愤怒。每一处伤疤,都要成为警钟,要知道痛,下次才不会重蹈覆辙。
另:快乐填坑。其实之前已经搭好架子,只是没有时间来填充肉……我不是故意的……
文章最后由 清欢J(作者) 编辑于2019.08.05 21:47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清欢J 所有
37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2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7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0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6人送来了礼物
3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清欢J
学生
长郡中学高中澄池文学社
发表文章(40)获得喜欢度(4304)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