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车记

转发
文/木秀于林2019.08.13 12:13字数(3897)阅读(677)喜欢度(320)收藏(5)点评和评论(18)

扒车记(从武昌到临湘)


早上醒来,李勇发现枕下的长裤不见了。他大叫一声:作霖,作霖,我们的钱没啦!

我从石凳上爬起来,看着近乎裸体的他,好几分钟才反应过来:

“你是说,你被小偷偷了?”

“就是啦,把裤子从我枕下抽走了。”

“你就一点知觉都没有?”

“我怎么知道?我那么累,睡得像猪一样。”

我叹了口气,还是说:“没啦就没啦,没什么大不了的。咱们其实早就没钱了,不是吗?”

我们在北道就断了粮草。从麦积山回北道的夜晚,摘了(偷了)老乡几十个苹果,卖了几块钱,后来又在北道空军基地,找李勇的攸县老乡——一位空军上尉讨了几块钱,除去花掉的,兜里应该还有八块钱。可这八块钱,也不够买回长沙的火车票,所以我们才滞留在武昌站附近的公园里。

李勇耷拉着脑袋在石凳上发木,久久不说话。八块钱,可以买八斤肉,可以吃八碗拉面,可以坐汽车坐到岳阳。昨天我们刚到火车站时还在盘算:先用这八块钱坐汽车到岳阳,然后给岳阳的某同学打电话借钱,这样就能顺利回家啦。可是现在,我们却无路可走了。

看到李勇都要哭了,我坐到他身旁,说:“别想这事啦,我们又不是第一次面临这种局面。但我们总有办法,老天总会给我们某种启示是吧。就像我们从麦积山回来,饿得不行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三棵苹果树。”

“还有在北道机场,小飞机旁边两块没吃完的西瓜?”

“对!他总在我们需要他的时候出现,他从来不会袖手旁观。”

我们一起抬头看着天空,阳光从苦楝树繁密的树叶间漏下来,晨风轻抚着我们年轻紧闭的身体,似乎在预告:奇迹无所不在!

“走吧,我们到市里转一转,看看有什么运气没有。”

我们起身往市里走。李勇的长裤没了,就用一件换洗的长袖衬衣裹在腰间遮羞。衬衣的下摆拍打着他两条嫩白的细腿,让人联想到雨果所描写的吉普赛姑娘。不时有行人以诧异的目光看着他,起初他有些羞涩,但很快就拍打着自己的两髀唱起歌来。


我们在街上漫无目的乱走。“漫无目的”就是用来形容我们这种状态的吧。20天来,我们走过湘、鄂、豫、陕、甘、青六省,又从西宁折回,一路都无计划与安排,只凭意志的推动:明天去哪里,不知道;晚上睡哪里,不知道。如万斛流水自高山而下,行于所当行,止于不得不止。

走过商业街,街上真热闹。无数去上班的自行车,无数的人群排队等候在公交站,商店里传来的高亢的歌声,服装店、电器店、钟表店、南货店、包子店、米粉店竞相开放,吐出城市特有的世俗而慵懒的女人的气息。一家“津市米粉店”吸引着李勇走上前去。他在围着老板娘的人群中驻足好久,还跟老板娘说了几句,但忙碌着的老板娘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摇了一下头。

九点多钟的时候,我们转进了一所大学。大学很漂亮,建筑都是红墙青瓦,簇拥着高大的梧桐树,足球场上有葱绿的草皮,让我联想到在学校踢球的快乐的日子。可惜学校放假了,没有漂亮的女生可看,也没法游说她们帮我们买两个馒头和一碗热干面。事实上,校园里这么空旷,估计食堂早已关门歇业了。

我们又踅进学校旁边的一个工厂的家属区,在这里终于找到了可以吃的:水。一个自来水龙头从一栋居民房的侧面伸出头来。我们正好还没有洗漱,便拿出毛巾牙膏从从容容洗把脸,然后拿着空了的水壶,满满的灌了两大壶。李勇仰天喝一大口,说,只要有水喝,咱们七天之内饿不死。我笑了,说,鱼不可能在水里渴死,我们也不会在人群里饿死,津市女人不给吃的,还会有别的女人……

说笑声引出来了一个老头,来者不善。他一看满地的水渍,便吼叫起来:“你们是什么人?谁让你们糟蹋水的?”

“我们……是搞调查实践的……大学生,就……就洗把脸……”一紧张,话都说不清了。

“快走开!这水是要钱的!装了水表,我要交水费的!”

“那你为什么把龙头装在外面?”李勇发现了逻辑问题。

“不干你们的事。快点滚!”

就像被木棒击打的牛犊子,我们拖着腿从家属区滚出来。阳光失色,闹市无声,不知道去往哪里,只知道大致是往回走,往铁路线走。太阳悬在头顶的时候,看到了铁路。

没有商量,热空气也闷得人不想说话。但我们的想法应该是一致的:沿着铁路往南走,走回去!

腹中饥饿,我都似乎听到李勇饥肠辘辘的声音。我们的目光搜索着枕木上和铁路两旁的垃圾:汽水瓶、方便面袋、饼干盒子……我一度兴奋的捡起小半袋“北京”方便面,打开一看,里面数十个蚂蚁在爬,我看李勇,他目光厌恶的转向别处,便赶紧扔下。

铁路线无声的向前延伸,散落的食品包装袋数以万计,却没有给我们留下一点吃的。老天,你这是在考验我们吗?你这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吗?


沿着铁路线走了约两个小时,终于走出冷酷的城市,看到葱绿的田野。

眼前大片大片的菜地,一畦一畦种着蔬菜,我兴奋起来,对身后的李勇说,“我们有救了,我们肯定是饿不死了!”

“但是,田里总是有几个人呢?”李勇的兴奋中,还有些忧虑。

“不急,现在应该快正午了,他们都要回去吃饭的。”

等不了多久,农人们陆续从土地里撤去。轮到我们出击了。

爬下长长的护坡,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大片绿豆田。走近一看,低矮的树上挂满了黄绿色和黑色的绿豆荚。我摘下几个绿豆荚,剥开,放到嘴里咀嚼,“啊,不好,崩硬的”,再剥开一个,绿豆发黄,仍是硬的。

“不能吃啊!”李勇说:“象石子一样硬!”

“我们运气不好,今天刚好立秋了,听老人讲,立秋收绿豆,它们现在已经收浆了。早几天还不是这样。”

“早几天我们还在甘肃呢,那里也没有绿豆。……怎么办呢?”

“我们还是摘一些吧,放在水壶里,泡一两个小时,应该就嚼得动了。”

我们每个摘了三四把,放入李勇的缝着“为人民服务”字样的书包里,怏怏离去。接近护坡的时候,李勇顺手折了一片好大的芭蕉叶,遮着他的小脑袋。我笑道:你这是臭爱美呢,还是怕晒?李勇不响。

太阳正在头顶,热空气让人心闷。爬上坡坐到一棵干瘦孤立的树下,喝几口水,把绿豆剥了扔进水壶里。李勇拿出笔记本又给她妈妈写信。与其说是写信,不如说是记日记,因为这些信几乎都没有发出过。我也有我的本子,零零星星写了些诗句。现在我能写的,只有两行:

太阳你该下来

摸摸我们的肚皮……

我靠在树上睡觉,在睡梦中去寻找那些大块朵颐的场景。想到在郑州李环家里吃西红柿炒蛋和水煮牛肉,在天水马同学家里吃羊肉泡馍,在西宁师兄师姐轮着请吃羊肉牛肉驴肉……

一阵轰隆隆的声音把我惊醒。是一辆货车,它缓缓的进入前方不远的弯道,然后停止了。

“它停在那里了!”

“我们是不是去看看?”我有些疑惑。我还没有清醒过来,没有意识到这是我们回家的宝贵机会。

“当然要去!快走!”说着,李勇拎着书包、水壶起跑了。他的裙子在风中快要掉落。


它静静的停在那里等待我们,象一个慈祥的老人。十多节车厢,看不到车头。

这里并没有一个车站,不像是要加油加水,但它就是停下了。

没有人从车上下来,也没有人在附近出现。我们观察了好一会儿,终于轻手轻脚爬了上去。

车厢有三米高,但它边上有扶手,让我们轻巧地爬进去。

车厢里平铺着几排生锈的钢管,不到一米厚,有够大的空间容纳我们。

“太他妈的好了!”李勇兴奋的挥了一下手臂:“天无绝人之路啊!”

“我就说吧,奇迹无所不在!”

十多分钟后,火车缓缓启动。然后渐渐加快,它的声音节奏正如同我们的心跳。

车厢的内壁也有扶手,我们各攀着一边的铁环,把头探出车厢。一排排绿色的菜畦,金黄色的稻浪,渺小的农舍向后倒去,又一串小山、竹林、池塘、农舍向你飞来。我试图寻找绚丽的词句表现这流动的美景,但大脑一片空白,只感到一阵无声的音乐在内心起伏……

脚踩在铁环上不能长久,于是纷纷落下箱底,在起伏的钢管上立住(不能坐,烫屁股)。此时正午一两点,日头暴晒,李勇的芭蕉叶没带上来,此刻解下“裙子”,遮着头脸和赤臂,我也取出一件短袖衬衣搭在头上。头上的火气挡住了,但很快脚下的热气难以忍受。下面踩着的可是钢管啊,此刻怕有60度了吧。

“要洒水了,就是干死也不能被烫死啊!”李勇大声说。

“你先洒吧,我这壶先留着。”我对着他耳朵喊。

一壶水泼到脚底下,钢管发出滋滋的被烫伤的声音。

但舒服不了5分钟,钢管又恢复了它的热度,而且更烫人了。

我们只好又爬到铁环上去看风景,铁环不烫脚,但扭结着身体,也只能维持几分钟。

这样猴子似的跳上跳下,来回多次,头脑昏昏沉沉,我感觉自己快要中暑了。

李勇看到我不愿意爬铁环了,走过来说:“你怎么样?能不能熬下去?”

“你估计我们走到哪里了?到了湖南境内没?”

“先前看到过了赤壁,估计到两省交界了吧。”

“再坚持一会。把我这壶水也倒了吧。”我把水壶打开,喝了一口,然后浇湿自己的鞋子。

李勇接过去,没有喝,把剩下的水全部淋到鞋子上。一粒粒绿豆滑出来,粘到了鞋帮上。哦,绿豆还没吃呢。

在钢管的火舌撕咬脚掌的时候,我一直在寻思对抗的方法。事实证明,淋湿鞋子最能持久。这样我们又挨过了半过多小时,等于又走了50公里路。

到两点多钟,我感觉到了临界点,头昏脑涨,全身疲软。而且此时火车转弯,似要向东而去。我对李勇说,咱们跳车吧,这趟车可能不是开到长沙的。

“不往长沙开还能往哪里开?这是京广线啊。”

“但这是往左拐吧?要是开往江西呢,往安徽呢?”

“现在正好是弯道,车速最慢,准备跳车吧,机不可失!”

“好吧!”关键时刻,勇弟总是听我的。

火车在一块平缓的丘陵地带缓缓转弯。车厢外一片杂草和野菜,极佳的降落地点。我把书包、水壶挂着胸前,沿着扶手爬下,接近地面一米多,纵身一跃!

巨大的气浪把我摔倒在地,连续六七个翻滚才静止下来。我抬头看火车,只见李勇抓住最下面的扶手,跟着火车疾跑,跑了三四十步,终于松开手,被火车的力道掀翻在地……

我向他急跑过去,只见他从草丛里翻身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对着我哈哈大笑!

我们搂着彼此的臂膀,背对铁路线,走向一个林间的农舍。一个怀孕的小姐姐正坐在门口,对着我们微笑。


2019年8月3日,记31年前一场旧梦

文章最后由 两京 编辑于2019.08.13 12:23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木秀于林 所有
320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5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3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6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12人送来了礼物
13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发表文章(15)获得喜欢度(4724)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