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的云,今天的你

转发
文/长忆惊鸿照影时z2019.08.19 01:50字数(1622)阅读(31)喜欢度(151)收藏(0)点评和评论(6)

拖了好久的涟源之旅终于正式安排上了行程。从去年暑假离开黄龙村时答应小安祺的国庆有时间回来,再到寒假有时间一定回来,再到好几个零碎节假日。我的QQ对话框里总是会隔三差五地弹出来这样的消息:“你什么时候回来?”每当我看到小安祺发来这样的消息,我总会迟钝一两分钟才回复她,我实在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去,最后只能给她一个模糊大概的时间点,心里不尽酸涩。

终于,我又回来了。尽管只是短暂的见一面,但是我也算终究践行了我曾经的承诺。

前几天定下行程的时候,我给安祺发了一条信息告诉她到达的时间,今天来的时候,安祺一下车就蹦哒着朝我跑过来,拽着我的胳膊说:姐姐你知道吗?你前几天告诉我你们会回来的时候,我做梦都笑醒了。”我的心跳顿时像是漏掉了一拍,既暗自开心又悄然发酸。我捏了捏她的小肥脸,看着她笑得合不拢的嘴,好像我们还是一年前刚刚认识那般自然地玩闹。

原来,这就是被人惦记的感觉啊。


在涟源市吃过午饭之后,我们便又坐上了颠簸的大巴去黄龙村,一是为了找李聪小朋友,二是顺便去黄龙学校“故地重游”一番。

沿着熟悉的曲曲折折的水泥路向上山的方向走,路上的小石子踢起来都是相识的脚感,那路边瓜藤延伸的方向似乎也和去年一样,学校天边飘着的那片云,好像也还是一年前那一朵。

刚巧我们到达学校门口看着紧闭的大门丧气时,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还是那位穿着白色工字背心的大叔,他掌管着这所小学以及背后幼儿园的一大把钥匙。他见了我们,我们见了他,一时间都踌躇着没有打招呼。眼见阿叔就要走远,突然阿叔又折了回来,问我们是不是想进去学校里面。我们这才恍然回过神来,跟阿叔说到“叔叔,您还记得我们吗?去年来这里支教过的。”阿叔眼里忽然闪了一下,开心地笑了起来,说到:“啊!是你们啊!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你们还回来看看啊,从长沙过来的啊。哦对,你们是去年来过的,我说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对对对……”阿叔一边说着一边带我们从另一个小门进去学校里面。阿叔有时候讲话夹杂着听不懂的方言词汇,但是那份开心和惊喜却是超越了语言障碍的。看着眼前的阿叔,似乎只是白发多了几根,精神气还是一样的健朗。还记得去年我最怕的就是这个阿叔,每次他来学校总是会去检查一个开水的闸,只要忘了关就会严肃地问“为什么又不关水啊?再这样就断水了啊。”每当这时候,作为后勤小二的我总是第一时间闻声跑来关掉水闸并诚挚保证下次一定关闸。的确,在这个地方,由于挖煤过度导致地下水资源显得更加珍贵,而挥霍惯了自来水的我们一时间没有形成这个节约的意识。

看着校园里熟悉的一草一木,一桌一椅,一时间脑子里的回忆翻江倒海般地涌了出来。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我记得小王曾经问过,不知道三下乡的意义在哪儿。说实话,我也一度不知道。我觉得不过也是下了几天乡,把孩子从放假的状态又拉到学校去上几天课嘛,而且很多时候就去了那么一次,有什么意义呢?说难听一点还是给孩子们的一种变相伤害。但是今天,我坐在返程的大巴上看着湘江浩荡北去,大江两岸万家灯火璀璨夺目,再想到今天上午做大巴去黄龙时看到的一座又一座山,我好像想通了一些。在这些较为落后的地方,只有绝大多数孩子都是留守儿童,都是爷爷奶奶带着,父母多外出务工,村里的半成品房屋也随处可见。我想,我们能带给他们的只是一点小小的对未来的期待——外面世界很大,要好好读书出去看看。我们此行注定扮演过客角色,相当于是一次半个月的“快餐”。不奢望去讲多么深刻的道理,也不敢幻想通过什么去影响改变他们的一生。我希望的是,哪怕只有一句话可以融入他们的思想、融入他们的心灵深处,让他们能够比从前长大一点点、进步一点点、受到一点点启发和触动,最终能明白上学和学习的意义,这样就好!

最后,用很喜欢的一段话来结束这段行程的碎碎念: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鲁迅 《热风·随感录四十一》


文章最后由 长忆惊鸿照影时z(作者) 编辑于2019.08.19 01:56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长忆惊鸿照影时z 所有
151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1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0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3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4人送来了礼物
3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发表文章(9)获得喜欢度(1762)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