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曲

转发
文/木秀于林2019.08.29 21:21字数(3821)阅读(378)喜欢度(261)收藏(4)点评和评论(6)

 夜曲

               ——仿萨替Gymnopedie


No.1

这天中午,我为Y做好午饭(他在床上躺着,好像病了),发现饭菜似乎不够两人吃,便悄悄溜出来回自己房间。

门竟然开着,阳光照到墙上(可见窗也开着),显出奇幻的色彩。墙上挂着些才浣洗过的衣裤袜子,地板也很干净。——谁干的?天降一个田螺姑娘?我走进去,靠门的床上果然坐着个扎马尾辫的姑娘,她脱了鞋,端坐在床上读书。她抬头冲我笑了一下,又回到书本了。房里连把凳子也找不到,书柜从床边移到远远的角落去了。这真让我迷惑,我得找个人问问。

我正走到门口,一伙人——大约六七个,有的手里拿着包裹——匆匆挤了进来,全不理会我的惊讶和叫喊,一次次地把我撞在门上。一个肥胖的妇人进门就往床上一倒,她的脏乱的头发就在我叠起的被子上横扫;她张开四肢,发出快乐的感叹,她的三个孩子叫喊着扑向她和她厮闹,她的两个男人则一本正经地从包里拿出卷尺,开始测量房子。测量了卧室的长宽,又走进里间暗黑的厨房,在里面一边偷吃冰箱里的水果,一边大声的议论。

“是谁叫你们进来的?凭什么在我家里乱搞?”我感觉我的愤怒像大洪水,要将整个房子,将所有人一一淹没。

然而根本没有反响,根本没人听到这句话。

“你们从哪里来的?怎么住到我房里来了?”我的语气明显缓和了,变成某种谦卑的询问。

半响,才见那位姑娘抬起头来,她已经把那本书看完了。但她也没搭理我,径自下床穿鞋,走到书架前在那里翻书。

但只有她是慈眉善目的,我不得不跟着她。

“你们住到这里来了,那我住到哪里?”我几乎是恳求她了。

206。

206?哪个206?教师宿舍根本没有这个编号,难道是学生宿舍?难道让我和那么多学生住一间房?我这么多东西,这么多的书,学生宿舍哪里放得下?

“是你们校长说的。你被安排在206。”

“是哪一个校长说的?他说了让我和学生住一起吗?你听他亲口说了吗?”

姑娘可怕的沉默了。她继续胡乱翻着我的书,随意的把抽出的书乱插一气,小说插到历史,历史插到哲学,哲学插在杂志里——突然,她发出一声大叫:哈,你这里也有这本书,这本书我读了三次了,怎么也读不完。这些奇怪的人物总是使用相同的名字,祖孙七代重复着循环着同样的名字,梦境和现实老是搅和在一起,这能不让人生气吗?她抓着书本愤怒地在我面前飞舞,像是要撕了它。

我怔住了。


                           1994.12.2 晨



No.2

我带着一种回家的心情回到我们一起生活过的地方。经过一段时间和平、恩爱的生活(似乎是和另一个她),我感到自己有了经验和力量去消除她目光中的疑惧,将她重新拉回自己的怀抱。我看见她亲切微笑的脸,脸上又有了红晕,她脉脉含情的眼睛似乎包含千言万语,要向我诉说。

已是夜晚,微暗的灯火中有一个戴眼镜的高个儿小伙远远向我伸出手来。我们过去很熟悉,只是忘了他的名字,他跟我说了一些足球队伙伴们的各自去向,曾哥回湘西教书去了,胖子子承父业回邵东做生意,老三最好,去了省报当编辑……我终于打断他问她在哪儿,她,CJ。他说她和xx去矿院跳舞去了,然后丢我愣在那儿径自走了。

她怎么又去跳舞了?她不是和我有约定的吗?她不知道我一向反对她和别人去跳舞吗她难道忘了以前多少次争吵都是因跳舞而起吗?我陷入记忆和疑惑中好久,快要和路边黑暗中的树林融为一体。许久才发现自己走在去矿院的路上。渐渐明亮,热闹,很多货物、路边摊。一担箩筐上搭着件棉袄,从口袋里露出一盒开了的烟,我从里面轻快的抽取一支,点上。刚走没几步,猛然回头,见一乞丐正挑起那担子往树林里走。我厉声喝住,说这是我姑父的东西,把它放下!乞丐丢下担子一溜烟跑了。这时姑父从黑暗的树影里走出来,笑着问怎知是我的担子?我说你老抽这个牌子的烟嘛,而且这件棉袄,不正是十年前我姑妈在塞波镇买的吗?

想到姑妈,就想到故乡千里旷阔的平原,平原上宽阔沉稳的河流。我们一大家子人,在柳树坪的生活多么平和、亲爱。为何要考大学,从此天各一方孤苦无依?

我靠住姑父宽阔的肩膀,任凭去矿院的路消失在黑暗中。


                              1994.12.8



No.3

死刑 

那天我正在营房里就餐,一个人啃着面包喝着啤酒,突然听到一声闷响,继而是宪兵跑进来,通知我去执行任务,在肉联厂那边。

我跑到寂静而空旷的车间,只有马工站在那里。在他的脚下是一具白衣白褂的尸体,尸体旁边是一个带血迹的大铁箱子。

天啦,这不是胖子吗?我惊愕得说不出话。胖子是我来到这里遇到的最好的人了,他温和、热情,博学多闻。此刻他的身躯斜躺着,眼镜挂着鼻梁上,眼睛里白里透红,那是血。脸上带有一丝笑容,似乎他还活着。

这是怎么回事?我抬头问马工。

“他被执行了特殊死刑。”马工微笑着,一边用手比划着箱子从屋架上砸下的样子,“现在你帮我把尸体抬出去!”

于是他被装入黑色尸袋,放上担架。我在前面走,马工在后。真沉啊,我不得不躬身小步走,马工比我高,胖子的头不时滑下来,撞着我的背,似乎是有意开玩笑,又好像有要紧事要告诉我,胖子的动作越来越激烈,甚至伸出手来扯我的衣服。我害怕了,回头瞥一眼马工,他正阴阴的笑着,原来他是同谋。

我奔跑起来,听见风声在耳边猎猎作响,两条腿迅速地寻找方向。我看见它们踏上仄仄的昏暗的楼梯,两边是不知多高的墙壁,曲折的转来转去,还是没有一扇门,一个开着门的房间。跑到顶楼,终于出现一道回廊,两旁的门都是和墙壁一样的白色,但门上的号码是醒目的黑色,左边是偶数,右边奇数,1208,1209,1211,1212……我饶有兴趣的一路数过去,不知疲惫,以至脑袋昏昏沉沉,直到眼睛被大门口明晃晃的阳光照亮。

我立在门口,似乎被眼前美好的景致迷住了。巨大的水泥广场在阳光下闪烁着温和的亮色,地面上一尘不染,和喷泉中涌出的水花一样洁净。十几辆绿色的军车整齐的排列着,敞篷车里站满了持枪的士兵,头盔下年轻英俊的脸庞生机勃勃(正可谓蓓蕾初放),他们似乎都在看着我,正对我微笑着呢。

他们这是要去台湾打仗?可从着装上看又有点像维和部队,也许要去非洲?或者委内瑞拉?如果去委内瑞拉,那未必不是好地方,拉美的姑娘又漂亮又热情……我有些犹疑,回头用目光询问马工。

他的脸上冷冷的,只有微眯着的眼睛依然在微笑。我顺着他嘴角所示的方向向下望去,在车队的末尾,竟然有一辆黑色的小汽车。也许是军官的专车,但又像是送葬的灵车。我极不情愿的朝它跑去。

从阳光下一踏入军车的阴影,我的脊背立刻感受到彻骨的凉意,左右两边的士兵非常严肃,他们屏声敛气,当着我的面拉动枪栓。我夹紧双腿低头往前走,就像深夜走在灯影摇曳的墓道上,我需要早一点走进那点着盏小油灯的墓穴里去。我的身体已经忍不住颤抖了。

一个军士打开灵车的后门,喝令我上去。我刚刚想起一个借口,一个与省长有关的可以“免予执行”的有力证据。在踏上广场第一步时我就在努力回想这件事,并试图以最简洁、准确的词语向车上的审判者表达。但它此刻被军士的一声喝令吓退了。我站在这个临时法庭的门口犹豫着,嘴里嗫嚅着,含含糊糊的解释、申辩、恳求……充当法警的军士显然生气了,他伸出左手摁住我的脖子,把我狠狠推向车里,巨大的两扇大铁门眼看就要关上。

我反手就是一拳,军士和他的枪软软的躺到地上,就如梦中经常出现的情景一样。我撒腿就跑,在奔跑过程中极力表现出面临死亡时应有的紧张和恐惧,就像皇家苑囿中的羚羊在面对猎队的围捕中所表现的那样,我能否得以脱身取决于狩猎者在追赶中所获得的喜悦的程度。我以最快的速度越过广场,跑向监狱的出口。站岗的卫兵准时打开了大门,一切就像计划中的一样。穿过人车如织的大街,跑上乡野的小道,眼前就是一片自由和原始的森林。正要欣喜和愤怒的喊一声“你他妈追我啊,杀我啊?”,几十发子弹无声的从背后穿过,炒豆似的在我的肚子里跳将起来。我来不及叫骂,令人窒息的混合着尘土和汽油味儿的空气已经堵住了喉咙,而汽车的前轮已快要碾上我的后脚跟。趁着第二排枪弹的攒射,我扑倒在地,安静的死去。

戏终于演完了。一个乡里女人走上来砍下我的头,就像在自家菜园里割下一把水灵灵的水芹菜。

夜幕降临,这具无头尸体正可笑地趴在学校门口的台阶上。我的朋友谭胖子轻轻一跳,便从我身上跨过去跟新来的女老师握手。这两只手像久别重逢的情人一样亲热:男的大拇指轻柔的、然而是热烈的摩挲着女人嫩白的手腕,女人纤细的、擅长弹钢琴的手指在男人的手背迅速弹了一个重音予以回报。胖子张大嘴巴,眼里喷发出惊讶和狂喜的情欲的火焰。然而很快,女老师松开了手,不是因为看到了我的尸体,而是因为在她侧前的教室门口,还坐着一个留作业的小女孩,她目光炯炯的注视着老师的一举一动。

接着他们在台阶上坐下,谈起某一个共同的话题,似乎是关于留校的孩子,又似乎是她的做贼的父母。他们热情的争论了起来,女人说女孩的母亲本性邪恶,男人说是社会环境造成的,遗传本质上也是社会性的。这种争论没完没了,而且伤害到争论者之间的一见如故的热情。随着夜色的加深,两人的热情像周围的树叶一样冷却,陷入可怕的令人羞耻的沉默。他们既不愿意搂抱和亲吻,也不肯率先表示分离。我很乏味,把台阶上的砖头一块一块的掰下来,砌成我孩提时喜欢的一种带异国风情的建筑样式。突然有两块砖头从学校的楼房上掉了下来,发出巨大的沉闷的响声。我紧张的停下。我等待着。但什么也没有,所有的声音和事故都是偶然。


                                1994.12.18

文章最后由 没有名字你是要上天吗 编辑于2019.08.30 09:37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木秀于林 所有
261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1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2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5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6人送来了礼物
3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发表文章(15)获得喜欢度(4724)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