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理文“文采”提高指南(1)

转发
文/持庵2019.09.13 10:35字数(2659)阅读(948)喜欢度(317)收藏(17)点评和评论(26)

你班上也许有这样一位同学。

他作得一手好文章,能写出优美华丽的文字。他懂得如何运用大量的形容词去铺陈某种景色,还懂得如何运用千变万化的修辞去描绘某种感觉。

他的文章,看起来情感非常充沛。他时常感慨人生的渺小,又时常哀叹尘世的浮华。他最善于发现美,能从小植物中悟出人生的真谛。

如果你班上有这样一位同学,你也许会羡慕他的好文采。

而如果你恰巧就是这样一位同学,我可能要给你泼一点冷水了。

文采,和语言的优美程度并无必然联系。甚至,绝大多数追求优美的文章,都没有任何文采可言。

但是,事有不巧。据我观察,绝大多数同学试图提高自己作文水准的第一选择,就是在完全不懂得什么叫“文采”的情况下,决定提高自己的“文采”。

那他们唯一能做的,也就是模仿一些年级里给出的有“文采”的范文了。

顺着这条路练习下去,考试倒也许能应付过去,但文学的路,却被你自己给堵死了。

所以,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仅仅想应付考试,那你大可模仿那些优美的“文采”作文。

但如果你不希望仅仅因为人生中的一次考试,就把自己对文学的追求全盘否定的话,最好还是重新认识一下什么才是所谓的“文采”。

所以,这一个系列的文章就是要帮大家辨析什么是真正的“文采”,并讨论如何才能写出“有文采”的考场作文。

在给出确切的答案之前,我想请大家先来欣赏两个选段。

越过了谿谷和山陵,穿过了荆棘和丛薮,越过了围场和园庭,穿过了激流和爝火:我在各地漂游流浪,轻快得像是月亮光;我给仙后奔走服务,草环上缀满轻轻露。亭亭的莲馨花是她的近侍,黄金的衣上饰着点点斑痣;那些是仙人们投赠的红玉,中藏着一缕缕的芳香馥郁;我要在这里访寻几滴露水, 给每朵花挂上珍珠的耳坠。再会,再会吧,你粗野的精灵!因为仙后的大驾快要来临。(选段一)
如果不是诸位会嫌太长的话,我将详述希西厄斯是如何英勇地战胜女儿国;并描写雅典人和亚马孙人的伟大战役;以及易宝丽塔这位健美的女王如何受了包围;她的婚宴,和她回来时的喧嚷热闹。但这些我现在只有按住不提;上帝知道,我还有大片园地等待耕耘,而我的耕牛却都是疲弱不堪的;故事还长得很呢。何况,我不愿多占用诸位同伴的时间……我的故事在哪里打断,现在还从哪里讲下去。(选段二)

这两个选段,第一段选自莎士比亚的名剧《仲夏夜之梦》,第二段选自乔叟的《坎特伯雷故事集》。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这两段文字从体式到风格都迥然不同。

前者流丽,后者简素;前者迅捷,后者平缓;前者轻盈,后者稳重。但是,不论风格如何、体式如何,这两个选段,都是文采极佳的。

我们再来看两个选段。

谁能懂得他这个游子,实际上是亡国浪子的悲愤之心呢?这是他登临建康城赏心亭时所作。此亭遥对古秦淮河,是历代文人墨客赏心雅兴之所,但辛弃疾在这里发出的却是一声悲怆的呼喊。他痛拍栏杆时一定想起过当年的拍刀催马,驰骋沙场,但今天空有一身力,一腔志,又能向何处使呢?我曾专门到南京寻找过这个辛公拍栏杆处,但人去楼毁,早已了无痕迹,唯有江水悠悠,似词人的长叹,东流不息。(选段三)
这一切,使苏东坡经历了一次整体意义上的脱胎换骨,也使他的艺术才情获得了一次蒸馏和升华。他,真正地成熟了——与古往今来许多大家一样,成熟于一场灾难之后,成熟于灭寂后的再生,成熟于穷乡僻壤,成熟于几乎没有人在他身边的时刻。幸好,他还不年老,他在黄州期间,是四十四岁至四十八岁,对一个男人来说,正是最重要的年月,今后还大有可为。(选段四)

这两个选段分别选自广受同学们和老师们欢迎的、被普遍认为赋有文采的《把栏杆拍遍》和《文化苦旅》。

和前面的两个选段相比,这两段显然要差了不止一筹。

差距就在于“控制力”。

莎翁的这段文字,是剧中小仙的台词。据我个人的观点,这是一个颇类似于“小丑”的角色,其作用之一就是制造冲突和推进情节。为此,这个角色不得不具有某种天真的特性,因而同时也具有相当的喜剧效果。

而这一段,就是小仙的出场台词。莎翁在这一段文字当中,不仅要引出后面的剧情,照顾戏剧的美感,更重要的是要统摄小仙的所有性格特征。换做一般的作家,他们也许会让他惹个麻烦,或调侃某个人物,但这些做法虽然并非不好,却见不出高明。

它们都太急迫了。

莎翁的高明处,就在于他选择了咏叹调。他能用这样的一段抒情的文字,塑造出一个滑稽诙谐的形象。这才是这段文字的文采之所在。

再来看乔叟的选段。在这一段文字中,他并没有讲述任何情节,而是专力于塑造一种“叙事感”。他缓缓地同隐含读者交流,描述自己的窘迫,并请求他们的原谅。这一切都是为了造就一种娓娓道来的感觉。

但是,乔叟也没有急于呈现出这种“叙事感”来。通常我们见到的一般作家都懂得让隐含作者同隐含读者进行交流和对话,但通常这种对话都是干燥而直接的。但这里的对话是润泽和丰盈的,是从对叙事策略的讨论开始的,进而演化为隐含作者对自己生活状况的自陈。

很显然,一般的手法比起乔叟来,也显得太急迫了。

而我们三和四两个选段,就是这种急迫的典型。作者太急于让读者感受到自己的情感和故事中人物的情态,以至于他们不得不选择那种最为直接的、同时也必然最少技术含量的手段。当然,效果也就只能是那种一览无余却缺乏更多内涵的了。

但是,后两个选段仍然可以说是有文采的,因为它们至少做到了有一分感触说一分话。我们在考场上,乃至在平台上见到的绝大多数文章,都连这一点最基本的要求都做不到。我希望能再举一个选段对此稍加解释。

我有温柔的知心如贺梅子的一川烟草,散落着青红的民居。空明的日月之下,不谈山河,只看些小尺幅的花鸟卷,只爱一个有情郎。母亲,哥哥,请原谅我吧,平生不会相思,便害相思。出世才是最好的救赎。(选段五)

这是我从国风作文比赛的文章中随意挑出的一个抒情选段,写的是刘兰芝的内心独白。我不能通过这个选段确定作者内心到底有没有相应的感触,但我可以明确看到作者没办法通过这一段文字表现出她所预期的效果。她只能通过若干缺乏关联的意象的组合,以及直露的、雷同的、肤浅的直抒胸臆来呈现刘兰芝的爱和绝望。

通过这三组选段的分析,我们已经可以看到,文采和风格无关,和控制力有关。莎翁和乔叟可以用最难控制的笔法达到最高的效果,梁衡和余秋雨只能用较易控制的手段达到次一等的效果,而我们则只能用最差的手法达到可以忽略不计的效果。

所以,越是没有文采,就越容易写得“优美”;优美正是表现力匮乏的护身符。而你所羡慕的那位同学,恐怕还很难看出自己和莎翁的差距,究竟在哪。

接下来的文章中,我们将会看到如何把真正的文采用在说理文写作当中,并且考察这种文采要如何通过可行技术手段训练和习得。

最后,欢迎关注我的专栏:考场写作训练营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持庵 所有
317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12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11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5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23人送来了礼物
17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持庵
嘉宾
发表文章(35)获得喜欢度(4696)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