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山坳的夜

转发
文/薛天宇12019.09.07 21:43字数(970)阅读(298)喜欢度(24)收藏(7)点评和评论(17)

    腾山坳的夜来的静默。

    太阳向山的那边去了,天色由正午的亮蓝,太阳西斜时的橙红转变为那泛着黑的淡蓝,其中好是含着千万的欲言而又不得言的喃语,萧然的盖住了夹在两座小山之中的古老村庄。晚饭的炊烟渐渐的淡在了夜空里,消弭在那群星间。

    稻田中的青苗在晚风的抚弄下轻摇,似乎也因为一天暴晒后短暂的清凉而欢喜。白天过于热,而深夜有些凉,一天中最好的时日也就是这一时了。三两只鸟归巢晚,急速地掠过的稻田,向山谷的另一头去了。

    搬一把躺椅坐在老屋子门口,仰起头来,满眼刚从黑中泛出的星月。亲戚们在一张木桌子上打字牌:

    “碰!……三个大二!……逢七就胡,马上就行。……哎呀呀,一不小心把炮放了。”

    衡东话的调土气的很,但与这家乡的景色是相宜的——有力却不聒噪,诙谐却不放肆。

    我的手里捧着一本书,我的眼睛却不在那里。我望向山谷的口子。那两米宽的窄路引着我的目光向口子去,直到自己也隐在灌木与高草丛的后面。几百年前的夜里那儿或许还没有正式的路,只有小径通向两山之外的其他村庄。百年前的天也是这个天,百年前的夜也是这个夜,只是人就如疾飞的鸟儿一般掠过了轻摇的夜天。

    夜渐渐深了,老屋子门口点起了灯,黄色的灯光温暖的着在个灰、糙的水泥上。举目四望,几百年来这山谷里的人的后裔们屋口的灯火也不过几十盏。在静默的山谷之中,只能照亮那么一点点不起眼的地方。而天上的星星则在穹顶的各处发光发热,四处散落,引领着空寂宇宙之中的孤舟。可是那星,那所有的星聚在一起,也只能点亮天穹的一角,光线则减弱在真空里,消弭在以太中。

    我的心从星空之中收了回来,正接上了正在洗刷我疲倦的夜风。我神清气爽的从椅子上起身,漫步在乡村的小道之上。从灰驳的、老旧的两根电线杆之间穿过,沿着浅清的山溪,走过翠竹之下的小道,拐上上山的小径。径边的翠树被手电筒照的银白,可怖而又幽寂。我看见白日里燃烧的大担大担的纸钱的灰,正随着晚风飘远不归。我听见了一股声音,又听不清了,那是在风声,蝉鸣声,人的谈话声,还有山溪的水声之外的声。我看不清对面的山,只看到了一条线,线上是黑,线下是更深的黑。

    我看到了生物们的小与自然的大,地的小和天的大,光的小与黑的大。在充满着幽寂之美的腾山坳的夜,我这个人感到美与空寂。在死人墓所置的山上,我独写着渺小的文章。

文章最后由 薛天宇1(作者) 编辑于2019.09.08 08:31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薛天宇1 所有
24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4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4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0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8人送来了礼物
12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广州六中初中213
发表文章(25)获得喜欢度(596)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