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已峥嵘

转发
文/停歌2019.09.08 13:15字数(1164)阅读(25)喜欢度(1)收藏(0)点评和评论(2)


黑云压城城欲摧。

白苓默然立于城门之上。风声猎猎,染血的旌旗翻卷出悲壮的波澜。死守十五日,不论是否承认,孤城都已是弹尽粮绝,再无回转余地了。

白苓此前因披甲上阵之故,已是久未作女儿打扮。今日她终是卸了甲胄,坐在镜前或许是最后一次认真梳妆打扮起来。

她共着着翻飞的裙裾一步步登上城楼。向来端庄沉静的面庞顾盼流转出妩媚的姿态,她向敌军主帅营望去,果然骆峥得了禀报踏出营帐,昂首看来。

是那般熟悉又陌生的目光啊,她微微地笑。

分明是大军陈列,可四周除却风声却静的出奇。她叹了声骆峥军纪严明,然后极清晰听见他的声音。

“投降罢,你们再撑不住了。”他说。

是一如既往的沉静声音,只是带上了身处高位者的威压与漠然,平白显得陌生。又似乎仍含着熟悉的无奈与纵容――她心上燃起莫名的怒意,事到如今,你还把我当做前十年来那个小女孩吗?

白苓拢了拢在风中飘舞的长发,朱唇溢出含讽意的冰冷声音:“若是要降,也就不必守这十五日了。骆世子总归听了太傅的课――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道理孤区区女子都懂。”她复冷哼,声音带了痛楚:“也是,世子若真听进心里,又怎会做出这等叛国弑君之乱举!”

她拿睥睨的目光去看他,满以为可以激怒他――像他十年来一直所做的那样。可他是那样平静,眸色暗沉幽深是她看不懂的模样。

她完全没料到骆峥竟会在战场上叙起旧来。

“阿苓,你还记得吗?”

“你五岁那年我第一次见你,你便泼了我一身茶水。七岁你入了太学,被夫子点名答题常要我提醒。九岁爬上树,是我抱你下来。陛下当年准备给我赐婚,是你撕了圣旨。”

他极轻地叹气,一瞬间仿佛回溯了三年血火岁月,复成为了白苓从前日日放在心上的峥嵘少年。

白苓目光复杂地看他。眼中讽意与睥睨终是一寸寸消融,化成了深重的温柔与悲伤。

是啊,青梅竹马十余年,她心上从来满满盛着他。他也在梦中十里红妆迎她过门,千万次肖想缱绻的洞房花烛夜。

何以至此?国仇家恨,炽热的爱交织刻骨的恨,像是天堑沟壑般割裂了年少温软岁月,逼着他们一步步走向今天。

她的父亲一纸诏书处死了他的父亲,他亲手倾覆了冠她之姓的家国。

无以让步,无可谅解。

只能以死而终结。

骆峥不忍地转头,终闭眼喝道:“攻!”

而在数万大军闻风而动的同时,白苓缓缓勾出妩丽而释然的笑容,平静地向前一步坠下高高的城门,像是此前无数次去赴与骆峥的约定。

她听见风声“呼啦啦”和着刀兵之声灌入耳中,衣裙翻涌像暮春最后的落花。

她本就择了一身最为凄绝的红裙。


隔日城破。新朝随即建立。骆峥称帝,诸般事宜有条不紊。他终究册了丞相之女为皇后,又应了功臣送女入宫为妃。

群臣战战兢兢看着新帝的雷厉风行,不少失于急迫严峻,最出格的是令以皇后之礼厚葬殉国的前朝公主白苓。

新帝神态冷厉,无人敢置喙。

于是他们惶恐地下拜。太和殿空旷而死寂。

然后是整齐而呆板的山呼:

“吾皇万岁万万岁――”

骆峥面无表情。

他往后日复一日的余生,也不过如此了。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停歌 所有
1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1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0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0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1人送来了礼物
0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停歌
学生
长郡中学高中1823
发表文章(17)获得喜欢度(2429)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