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螺旋

转发
文/阿七的猫2019.09.08 15:57字数(2614)阅读(328)喜欢度(207)收藏(8)点评和评论(30)

午后两点四十分,我呆坐在图书馆把穿着一件外套的我依然冻得双手冰凉的冷气中,看着手机一点点暗下去的屏幕,委屈得想哭。滑稽的是,还没哭出来,就被冷气又冻回去了。如果运气这家伙听得见,我已经在心里问候了他祖宗十八代。

我一直自信地觉得经过了高三,我不会再畏惧任何巨大的挫折和困难,毕竟天大的难事临头,我还可以淡定地学着林磊儿一挥手,潇洒地说:“有哥在,这都小场面”——老娘可是在生死线走过一遭的人,命还在,怕啥呢。可尴尬的事情是我已经戒备森严地防范着命运的大动兵戈、万军压境,却没想到它会幼稚地用点臭蛆和烂果子扔到我军将士身上——不至于性命之忧,却着实能恶心到我,让我们手忙脚乱地沐浴更衣收拾干净。

这种感觉就像什么呢?就好像我已经准备好像哪吒那样高喊着“去你个鸟命”然后用混天绫抽死命运这阴晴不定的混账玩意,结果它变成在我脚底板乱窜的老鼠,灵活地躲过风火轮的烈焰和混天绫的绞杀。

这个气哦。

数数看,还真是不少——开学第一天,洗发水被别人拿走了不知去向;发教材少了我的高数课本;计算机课本被班长少领了一本,自己跑去重买;选的普通通识和核心通识课全都掉了,不得不自己出钱跑去学院路联盟上课;看《人间草木》看到想吃桃,咬了一半,桃核里悠悠钻出粉色的虫子,恶心得我胃里翻江倒海,却怎么也没法吐出来;学校健身房去了两天一卡通还没更新,还办不了卡,我连泄愤举铁的地方都没了。

还有呢?还有的话,我就真的暴躁了。

整个人脑袋里面浇了一盆滚烫的铁水,咕噜咕噜地沸腾跳跃,烧的我大脑焦糊眩晕。心里憋着气,在微信上找S。异乡求学,开学就这般地诸事不顺,又只有他一个可以全身心信赖的。然而,依旧很S地,他训斥了我,冷静地要我停止抱怨,正视生活,去收拾烂摊子,然后就走了。气得我真想跑去北航打人——前提是我敢。骨子里怂到不行的我,就这么盯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在内心咬牙切齿地骂他小人,在他的小木偶上扎针,谁叫他这几天有欧皇般的运气呢?甚至在我此刻敲敲打打键盘瞥见了桌上的《科幻世界》,生出了一股把它撕碎的冲动——反正不是我出的钱!但善良如我,当然没有这么做。但谁的内心没有住着一个小恶魔呢?

S不知道的是,我当然懂要收拾烂摊子,要去解决,而不是逃避。所以此刻洗发水已经躺在我宿舍楼下的快递柜里,缺的计算机教材也放在手边工工整整地被赋予了我的名字,高数的教材也在班长手上。

我明明不是一个只知道抱怨的鸵鸟,把头埋在细细的流沙里,大声哭喊我非酋般的运气。S只会嫌弃我很幼稚心态不稳。但我只是希望,在这根导火索引发的火山喷发中,他能不问一切地先和我一起痛骂生活如此残忍地对待我这样的小可爱,和我一起问候运气的祖宗十八代。更让我有些失望的是,他不相信我会一点点解决那些问题,觉得我会因为小事而抱怨生活细微的不公,却不曾想过我所有的爆发都经历了长时间的沉默和将就,或许只是某个不那么晴朗的午后一只蜻蜓扰动了一小片平和的水域,我早已用自己的方法将那些褶皱抚平,但湖面下的暗潮汹涌却在时间的积累下汇聚成霸道的漩涡,最终吞噬这片水域的鱼虾海草。他的眼中,我始终是个不长大的遇事不会先处理只会抱怨的孩子。所以他理直气壮地批评我要求我。

生活还没有给我设下万难的障碍,可一点点小石头把我绊倒,这里掉的一块皮,那里蹭的一块肉,在某个时间点,被全部无力地汇聚起来,融合成一股难以扭转的力量,惊人到竟可以一把撂倒我,我猝不及防地呆坐在原地,哭都哭不出来。

时常会想,要踌躇满志地赴前方的路,做一个拯救世界的英雄,即便一时摔下山崖,也一定会被悬崖上的树枝挂住,滚到山洞里,那里会有武林秘籍,闭关两年重出江湖,我又是名震武林的大侠。可是掉进洞里还没几天,我就为山洞滴水,老鼠横行这样的小事感到蔫头耷脑的沮丧。很容易地,我开始生出:天呐这点小事都搞不定我怎么拯救世界啊,进而生出自己没用的想法,就好像一辈子被这样琐碎的细线缠绕没有大展雄图之日。

忽而想起人们总喜欢听名人明星的奇闻轶事,就好像我们上学时代总喜欢打听成绩好的某某人跟谁谁谁有什么早恋的苗头,长得好看的女生实际上水性杨花到处跟男生嬉笑打闹。在那些人群中发光的人身上,我们总喜欢编造或放大一些细枝末节来把别人拉下神坛,在他人矫健洁白的羽毛上抹上一点无关紧要并不打眼的墨水,以证明他的暗淡和平凡。

我们只是有点嫉妒,有点不甘罢了。但我们都没错。

所以我也没错,我也不是一无是处的。

很喜欢自己这样自欺欺人的思维,每次讲不赢S就胡搅蛮缠,因为哪怕我们小小争论的开端是他放了我的鸽子,晾我很久,最后话题总能拐到我身上的不对。偏生我还后知后觉地发现,又是个对亲近之人硬核不起来的软性子,尽管我对陌生人大多时候敬而远之曾经被冠上清高的名号。

我不会因为一件小事的失落而哗哗大哭,但终归有压倒我的最后一根稻草,让我原形毕露,变回那个哭起来就跟三峡大坝开闸放水一样的小姑娘。听长辈说我小时候大半时间都是哭过来的。

这样说来,这么多年,我好像一点进步都没有,难怪S嫌弃我嫌弃得要死,好像奋战书海之间还要操心身旁这个随时会炸掉的水球。有时候会脑洞大开地想,肯定是因为我读书少长得不好看,否则的话我就是绛珠仙草,而不是洪水随时可能泛滥的堤坝了。但我这几天看《小森林》,牢牢地记住了市子的妈妈写给市子的信中的那段话:“在某个地方摔倒时,每次回头看之前的自己,发现每次都在同一个地方摔倒,尽管一直很努力,却总在同一个地方画圆圈,徘徊到最后不过是回到了原点,很让人失落。但是每次积累下了经验,所以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都不再是原点,那么不应该叫‘圆圈’,而应该是‘螺旋’。从某一个角度看,仿佛是在同一个地方兜转,其实多少会偏离上一点或下一点,如果是那样也还好,也许人本身就是‘螺旋’,在同一个地方兜兜转转,每次却有不同,或上或下或横着延伸出去。我画的圆每次在不断变大,所以,螺旋每次也在不断变大,想到这里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再努力一把。”

同样都是螺旋,市子总是对最重要的事情躲躲闪闪,遮遮掩掩,自我欺骗,却总在用“努力”这块幌子遮掩一切,我尽管是被迫营业,但好歹,还是学着分析自我,学着去面对,尽管总会因为自己格外长的反射弧随时号啕大哭,但总归,我在跌跌撞撞地前进。

更何况,S同学,R同学,G同学,都会陪着我。

我依然会在生活狠狠绊我一脚后,擦干自己的眼泪,觉得镜子里灰头土脸的自己格外滑稽而大笑出声。

因为这就是我的螺旋留下的痕迹,是我的不一样的前进的方式啊。

其实也挺可爱,挺好玩的,不是吗?

文章最后由 没有名字你是要上天吗 编辑于2019.09.16 17:31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阿七的猫 所有
207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2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1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4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7人送来了礼物
26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发表文章(47)获得喜欢度(7595)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