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风|山音

转发
文/天光海岸2019.11.03 13:46字数(4089)阅读(523)喜欢度(342)收藏(8)点评和评论(19)

老人自己也快忘了,自己多少岁了。当然,这也许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吧。

他已经在这里一个人住了很久了。妻子比她大——这在当时倒是不常有,虽然四十多岁后便又显得没有他一般老了,但他现在不想回想到她。虽然一切都还像是昨日刚刚发生,她仿佛刚刚闭上双眼,永远离开。

窗外的细碎的小声音总是不会停的,数起来,夏蝉算是一个吵得他无法阖眼的“元凶”了,他轻轻理了一下半盖在身上的纱——虽是初夏有几分炎热,可在夜间,特别是像他一样的老人是很容易着凉的,再者,这染纱也非滥造货,半裹在身上也不会感到热。山间的夜晚很热闹,当然也还是很凉快的。

今晚心情很不好,空气有一点点闷。他缓缓地坐起来,又再推开了一扇木窗。窗外的声音更大了,池里的青蛙也不消停,虫子也不消停。

蝉的声音一波接一波。它们的声音那么可怕么?可那确实是蝉啊!老人有些疑惑,甚至悚然。

难道蝉也会因为噩梦而害怕吗?

再过十天就要六月了。

今晚是个月夜。月光很柔,可不同于往日昏黄般,这白光有些说不出来的阴冷。

远处绳索上还挂着自己的衣服——也不太清楚是忘了收还是想让晨露沾润好一大早穿上带香而 清凉的衣服。

没有风,空气闷而潮湿,远处的山林似有雾气笼罩着,一切的轮廓开始模糊起来。因为没有风,除了虫鸣——忽地一切吵闹声都静息,整座山都十分安静,庄肃,甚至幽静到可怕。

连窗边的苔都看不出动静来。

他仿佛听见了山那头山涧水冲刷石头与落叶的声音,老人向外探探身,想寻找些什么动静。夜深了,一切都沉没于一个无底洞。

于是,老人听见了山音。

有时在夜间,风大时,老人总能被海浪似的声音吵醒。所以他很想确定是因为哪里忽然刮起了风还是自己幻听了。

可他就是听见了山音啊。它像来自天国的,又像是来自地底最深处的,一种血脉的呼唤。他摇摇头,告诉自己这是幻觉。

山音忽地又静息,没有任何预兆地,整座山又重回寂静。在他再次想确认原因时,他想,怎么可能有那种声音呢?

可当整座山又重回幽静时,他又不寒而栗起来。

月亮,凌驾于群山正上方,众星环绕着。

空气又闷又潮,他关上窗,又躺下了。

老人现在有些神志恍惚。不知是彻底失眠还是昏迷了过去。他无法向别人诉说自己现在内心的这份恐惧——当然就算是有听众,他也不会说的。

他醒得很早,不知道是不是外面的光,眼睛有点疼,他直起身来,叠好了被子。

天气阴了下来,没有昨夜那般闷而潮湿,今天很凉快,远处层云蜷缩起来。他慢慢地从井中舀出一瓢水——对于他种年纪的的人来说,从井中取水不仅费力,也是十分不安全的。洗漱完后,他又取出一桶水。回到厨房,将前天拾好的柴放到灶中燃着——这倒也是费了许久时间。将淘好的米,碎肉,少许姜末同水一起倒入锅中煮起来。火舌肆意的舔了出来。

他提起水壶,向溪边走去。山间的空气是十分润肺的,没有了昨晚的闷,也凉快了些。

晨露沾在草木上,一路下来,脚踝下时时感到丝丝凉意。栀子竟然含苞了,泛青的花瓣紧缩在一团,他顺手带了几朵,放进了壶里——只有老人知道,这时节的栀子泡茶才是最美的。溪水划过的声音自远处便可以依稀听见了,只可惜山上没有湖——甚至塘也行啊,不然这时,定是碧天荷叶一片了,当然,没有荷叶就享受不了荷叶茶也不失为一个老人叹惋的原因吧。

他轻轻提起衣服,免得被水沾湿,同时慢慢蹲下,将壶半淹没在清澈见底的小溪中,让水流冲击着壶中的栀子,待到干净了,老人便小心地提起来,盖上壶,往回走了。

厨房里的柴烧完了——老人专门把握好了柴的多少,氤氲的米香盖过了干柴的味道。他将择好的菜同盐倒入后又忙起了泡茶。泛光的铜炉最近打磨以后又焕发生机,老人燃起火——毕竟是一门讲究恰到好处的艺术,自然,一切都更加小心翼翼。老人用斑驳的蒲扇扇了几下,又放下了。

粥当是煮好了,他将台边一个洗净的乌木碗端起来,用大木匙盛满便开始用瓷汤匙轻舀着腾着雾气的粥——老人家是吃不得太烫或太阴冷的食物的。温润入腹,他不紧不慢,眼神又重新聚回面前这个朴素的厨房——大多是乌木制品,也有些铁啊铜啊的老玩意和一些瓷器为阴暗的基调抹上了几分色彩。以往,总是会有一个人,坐在桌子的另一边,嘴角挂着一丝微笑安静地看着他的。

窗外有鸟鸣,虽然老人并不清楚它们都是些什么,但每一种声音和每一种模样也早已经熟知了。他吃得很慢,当然,还要清理一番。

木柜的顶层,藏着他精心打点的一套茶具——喝茶这事对于他来说,是不会忘记的,只是有了好一段日子,这些茶具为了某些人,某些事,被一直有意地尘封着。有时,他常常会因为一些模糊的记忆片段而停下来,坐下,认真地回忆。所以在外人看来,他似乎一直是一个心事重重的人。太模糊的回忆唤醒不过来,索性不再去想,带着这最后一丝线索一同扔掉。

关上柜门时,他又回望了一眼那快要被磨平的方把手。茶水已经开了,老人先倒出些许兑成温水冲洗过茶具便把茶放入了紫砂壶中。自然,好茶定是要洗尘的,温度也是早已经拿捏好了的,洗过尘后,茶与栀子香便融合成一缕甘味。待到水稍稍降温——这可绝对不可兑冷水的,他便将水倒入壶中。

若是以往与好友品茶时,便是每个杯中添上半匙,壶中再加上一匙——品茶可是追求淡而悠远,自是不可太多了。这样,一个下午消磨时光,杯中的茶水也是一直会有余甘的。老人仔细地用他那历经沧桑的手去感知杯上的每一道纹路——只有它记得其中的每一个故事。老茧磨过,娓娓道来。

他凝望着,那么几个杯子。一杯杯,斟上茶,便独自喝了起来。

这茶也是老人自己准备的,还有花茶。茶杯中的水是清淡的黄绿色。茶魂般轻盈地飘荡,勾引人。

老人走向窗边,又推了推那扇木窗,似乎,不在往事。

他倚着窗台,一边品,一边想着什么。

远处的山峦又让老人想起了昨晚的声音。那像是一种来自天国,来自地底的召唤,更像是妻子轻轻地呼唤他的名字。

而现在,他也不知道该干什么。

待到杯中,茶水空了又满,温了又凉。一转眼间,他的一生似车水马龙。来了又走的,不过匆匆几个过客。老人放下了茶杯。几片茶叶漂着,半悬着。壶中还剩下些,他自然是喝不完的,但今天,他想带给另一个人喝。他将茶杯放回。

该去看看她了吧。他又打开了那个柜子,准备拿些糕点——这曾是她最喜欢的那种。

她葬在山的对边——她很喜欢那里的涧水和兰花。尽管老人曾建议移几株回来,但她笑着回绝了,她说她喜欢每天去涧水边取水时能感觉到它们——其实她害怕伤害到它们,他明白她纯洁无暇的善良。所以老人将她,埋在了那片兰花边,依着花香,安然地做着一个永不醒的梦。

太阳要出来了,正午时分,山中也热了起来,虽不及炎热,但衣裳定不能穿多了,老人换上了昨夜被露沾湿的轻装——刚着上甚至还有点冷。

他提上了那副茶具——最后将壶中水烧热了才放回盒中小心收好。

将屋门都关上后,老人提着东西向那头走去。其实屋后还有一片竹林,但老人已经不再光顾了。——除非是挖冬笋的时候才会稍作停留。就像这座山,老人已经在里头耗费了大半生光阴,但不知从何时起,他已经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了如指掌。他的行径不再是年轻时充满好奇地狂奔、探索,而是直指一个目标。

当然,他早就发现,也早就明白了。可又能怎么样呢?

他慢慢地踱步,一切,似乎都慢了下来。甚至像静止了般,而这条通往他目的地的路,逐渐清晰,仿佛是一条朝圣之路,他站在原地,犹豫一会儿。

风停了,一切又安静了下来,但老人不打算做选择。

时间往往是很不留情面的,老人看向了不远处,那片不久后便会凋零的茉莉,仿佛昨日,他还是少年,仿佛转眼,她就离开。

但自那以后,反倒像是时间被老人扫地出门。

他叹了口气,绕开了前面的碎石小路,他还记得,他因为在这里崴过脚而辛苦了她好一阵子,这又要勾起好一段过往,况且现在已经容不得他再崴一次了。

时间真的可以冲刷掉很多东西。岁月,比水淡,比酒清,再是如何挣扎,终会被抹去。

阳光的照射下,清晨缥缈雾气消失,远山连绵。反倒是在苍老的面颜上,尽显生机了。

毫不夸张地说,老人已经认清了这一片的所有林木与花丛。雾露沾润过的世界,似是浓破淡般的山水意象,而弯下腰来仔细看,每一朵花,每一片叶都不失为大自然精致的工笔。

要上山的,不然以老人如今的身体,绕过去定是要黄昏了。更别说回来需要的时间了,山中夜晚总是要小心的。

他踏上了第一块石阶,这些石砖——确切地来说,这青石板曾是他一块块背上来,一块块安放好的。当然,不止这里的石砖,可现在,他自己也难以想象自己当时是如何将它们背上来,安好的了。虽然没有打磨过,但这么多年自然的洗礼,尽是道不尽的美感。凹凼与平坦,方棱与圆滑。当然,还有他们这么多年留下的足迹吧。

他蹲下来,轻轻触到每一个细节,像细沙铺满,他又想起各种水——没错,小雨滴,或是桶中溅出的水,无论什么,只有落在青石板上,才有最美的声音。

每一块青石板都很大,所以当老人走上第一百级时,便快要到了。老人记得,他们曾在这里,听到过鹿鸣。

对了,那山音,不正像拂过一阵清风的山林中,呦呦的鹿鸣吗?一切似乎清晰,而又模糊了起来。山间涧水即使是在大暑仍是清凉——甚至是清寒的,那时盛夏,他们常常借此消暑,而他早已经受不住这种饮食了,再加上身体原因,也就少来过山这头了。其实说到底,更多的,还是因为放不下她吧。

他走到那丛幽幽的,玉洁的兰边,犹豫了一会,终是没摘,若是被她看见了,又定少不了嗔怪。

他轻轻拂开了她墓边一块石板上的落叶,便坐下来,将糕点放在了她碑前。

又拿出了那壶茶,沏上了两杯凉茶。

他拿出了一块糕点,轻轻咬了一口,是带花香的,十分甜的。抿一口茶,不知是因为凉透了,还是糕太甜了,苦涩,他的眼角淌出了一道泪。但认真地回味过去,舌尖晕开一种醇厚的味道,一切,都似乎没有那么令人难过吧。

黄昏,太阳要落山了。

远山已经成了墨黛色,霞光由殷红与澄黄向远天晕开,石青,荼霜,花青,朱砂,缟素糅合在一起,展在画卷上。

晚霞这么美,明天的天气,定会很好吧。

太阳要隐没了,依依不舍。

这时老人又听见了山音,是风拂过林,是鹿鸣,是血脉的共振,更像记忆中,那个少女的呼唤。

他闭上眼,感受每一只音符,每一丝气息。

这里,曾有过属于他们的一生。

太阳拉上了夜幕。今晚不会有月亮和星星,今晚,不再有山音。

天亮了,他似乎早已经靠在碑上闭上了眼睛,就像以往看日落时,她靠在他肩上一样。

今天很晴朗,离六月,还有八天,也是永远。

文章最后由 天光海岸(作者) 编辑于2019.12.03 13:27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天光海岸 所有
342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7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7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6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20人送来了礼物
12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发表文章(127)获得喜欢度(6397)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