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风 | 李商隐——此生虽无题,爱恨皆如诗

转发
文/冷月葬花魂2019.09.22 19:45字数(1433)阅读(534)喜欢度(132)收藏(12)点评和评论(6)

“我一生无题,多情都不提,看多画楼歌台景,惯多赋别离”,曾经无数次幻想,在课堂上播着这首歌,然后向台下的学生娓娓讲述着他的一生,下午的斜阳里,他诗名虽呼无题,却仍朱笔添墨,绝句仍存。

他一生抱负未展,陨落于公元858秋冬之交的一个静谧萧瑟的夜晚,“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抱未曾开”,在他陨落之后,他的生前好友,提笔写下了这样一份挽联,概括了他坎坷流离,哀婉断肠的一生。

李商隐早年逝父,身为长子,才十岁的他早早的扛起了家庭的重担,和母亲一起过上了清贫孤苦的生活,他曾提起自己少时“佣书贩舂”这一段艰苦的经历给了他磨练,同时还在他的心里埋下了一点勤奋读书,报效朝廷的星星之火。可惜,晚唐宛如夕阳,还未来得及让这位少年实现抱负,就垂垂老矣,陷入后期“牛李党争”政治漩涡的李商隐,终究走上了“一生襟抱未曾开”的归宿。

作为一个沿着历史的寻忆人和旁观者,我总觉得,李商隐本不该在这俗世和仕途里挣扎这一生,若早知这一生意难平,重来一次,他还会不会选择不入仕途,而是和自己的爱人执手一生,锦瑟不离。我不得而知,便只能选择追溯,来缅怀他的一生,这个仕途虽不如意,却留下了一篇篇佳作的多情诗人。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连绵不断的秋雨席卷了整片天地,夜深了,本应该在寒夜里燃起一息灯火,一起饮酒诵诗的我们,却被分隔在两地,秋雨是何等的无情啊,它遮掩了明月,我想给你寄去一片思念也艰难如斯。这显然是以一个女子的口吻写出来的凄婉哀愁的思念,诗里,寄托着李商隐夫妇的伉俪情深,当时的李商隐,备受排挤,做着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官,生活如此波折,在这首诗里,却只有亲昵和真挚,寂寒愁煞人,但只因有你在,我便忍着孤寒,盼望着一个共剪烛影的日子。

如果说这时候的李商隐的诗还存着一份隐秘的美好,不到12年的时光,他就失去了自己的挚爱,自此终生未娶。“密锁重关掩绿苔,廊深阁迥此徘徊。先知风起月寒晕,尚自寒露花未开。蝙拂帘旌终展转,鼠翻窗网小惊猜。背灯独共余香语,不觉犹歌《起夜来》”,这首诗就写于他妻子已逝,凄哀不堪的晚年时期。饱受沧桑的李商隐辗转之后又回到了自己的老宅,青苔覆满,重门紧锁,他徘徊着找寻已然逝去的一份寄托和温暖,月色迷蒙,夜露清寒,他却久久不能入睡,因为老宅久不居人,已然成了蝙蝠和老鼠的天地,只能起身点一息烛火,低唱《起夜来》,恍惚间觉得,是不是已逝的你的忆念,让这个夜晚,显得格外凄清悠长。

我曾为“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悲戚过许久,这首诗不仅仅包含了爱情中相思成灰的沉痛,是不是还隐含着他苦求一生,却屡屡不得志的仕途呢?可这份情感太过隐秘,我们虽有猜测,却依旧不敢妄言。大抵因为他一生本无题,大概也不喜后人妄加揣测吧,我们便只能这样,在飒飒东风里,寄托去一份缅怀,给这样一个多情的才子。

纵观了如此多的沉痛哀婉的爱情诗,李商隐却并不是一个只懂得风花雪月,伤春悲秋的肤浅之人。“残阳西入崦,茅屋访孤僧。落叶人何在,寒云路几层。独敲初夜罄,闲倚一枝藤。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大千世界都在微尘里沉沦,我又为什么要有爱和憎呢?他久经沧桑和离别,开始淡泊处事,不再纠缠于爱憎,学着宽恕自己,来坦然面对仕途的失意,和那些逝去的爱恨离愁。

李商隐,我亦希望你,不是这滚滚红尘的背负者,而是一个书写者,希望你的一生无题,不是因为沉痛和悲戚,只是因为爱恨皆是诗,不求褒与贬。只可惜,你选择了做一个背负者,将这万千凡尘,皆纳于胸,这便是你,独一无二的你。

文章最后由 两京 编辑于2019.10.21 10:29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冷月葬花魂 所有
132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7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5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2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14人送来了礼物
5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发表文章(3)获得喜欢度(189)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