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风

转发
文/孟极2019.09.26 22:35字数(1452)阅读(183)喜欢度(218)收藏(1)点评和评论(20)

还是早上五点半,他醒了。窗外晾衣服的铁架上立了只鸟,它抖了抖翅膀,挺着红色的胸脯,一点一点地吞下了一条扭动的、白色的肥虫。

他下了床,穿拖鞋时与木地板发出的声音把鸟吓跑了。推开窗,温度不是很高,但仍然潮湿得让人觉得粘稠。还没有风吹进来。他想:风还在赶来的路上。

洗漱、穿衣、出门。天已经亮了,他走到那条街上开门开得最早的一家店坐下,要了一碗盖着一个煎鸡蛋的排骨粉一一他喜欢吃鸡蛋。

时间还早得很,街上也安静得很。除了自己嗦粉的声音,他还听见了稀稀落落的扫地声、店家往门前泼水的声音,以及一些人的哈欠声。他盯着逐渐见底的、漂有红油星子的碗,认认真真吃完了早餐。

上街去,还只有几辆车在蠕动。道路旁赶早集的人已经都就位了,边整理白色衬衣上的领带的年轻人狠咬一口馒头,然后扎进了地铁,老大爷穿着白色背心,吹着口哨。

风来了,它刚抵达这座城,它把太阳也吹来了。城市好像被装进了一个大水箱,树木随风如水草般轻轻飘动,车是鱼,人是小虾或浮游生物,我们在街道的水流之中,一张一翕着如一丝丝剔透的米线般的阳光。

可他觉得这些没意思,他觉得阳光不像米线,阳光像针。他想起朋友说过:心情不好的时候去见一见那个想见的人吧。他便走去一路小道,他知道哪里可以假装偶遇。

小路上没人,他很慢很慢地走着,希望想象中的场景如期而至。迎面走来一个人,不是他等的,是一个与他经常碰面的长得漂亮的女生。

他多看了几眼,在擦肩而过的时候,两人都十分默契的低下了头,装作没看见,走了。

再往前面走,他终于见到了那个人迎面走来,穿着一身素白的衣服,像艳阳天落过雨的西湖全景朝自己走来。绿色活力的枝叶上长出一簇簇粉红色的花,在他心上。

“你好。”“好。”然后两人低头装作谁都没看见过,走开了。他发现那人的心情好像也不太好,可他觉得朋友的话是对的。

风从他背后吹来,有一股说不上来的芬芳。他闻了会,饿了。他走回家,才发现上午竟快过去了。他打开冰箱,拿了一块肉、四个鸡蛋——他喜欢吃鸡蛋。他打算炒一碗酱爆肉,再做一道虎皮鸡蛋。酱就用老干妈,简单,他也爱吃。所谓虎皮鸡蛋,就是将煮熟的鸡蛋再放入油锅里煎一下,至蛋白金黄,放一两勺水、调料,小火收汁。他还拿了一碟奶奶炸的花生米、一杯用苹果柠檬菠萝榨的果汁。吃喝都有了,他坐在窗口,准备等风来了就吃,吃了就睡。

天上那锅米线煮开了,有些热。他做了一个梦,梦里没有大海、没有长河、没有小湖,他梦见了一场暴雨。

他足足睡到了四点一一他本可以睡到五点的,如果不是忘记关窗了,让大雨随风落在了自己脸上。他起身看,天要黑了。外面的雨太大太快了,没有给雨点喘息的机会就让他们落在地上变成积水。风在大雨中漫舞,雨没有因它的鼓动而倾斜,只轻轻一拨,像汪洋上打来的一个浪。

他打开了台灯,翻开一个本子,写着:秋天快来的时候,无论太阳多大,大风过后必会是乌云蔽日,大雨蒙蒙。雨过后,温度就会下降些许。夏秋的天变得最快,我还记得春天的时候,微风细雨或天朗气清,明白得很,那时,我想你。如今这天说变就变了。我却还没有想到一个不打扰你的抒情句式,可能冬天到了就会想到吧。现在,我想你。

他放下笔,拿起一杯可能是雨水、可能是今早的水,里面还有一些风,风把水酿成了酒,他喝了一口,本子没有合上,任雨水在上面爬行翻阅。他转身准备再睡一会,他觉得自己像个诗人。

他又做梦了,梦见自己是只鸟,每天早上五点半时要落在一户人家的晾衣架上,抖抖翅膀,挺着红色的胸脯。他还梦见自己变成了另一个人,走在一条小路上,看见自己迎面走来说:“你好。”她没有回复,她说:“你本该有颗更浪漫的心。”


文章最后由 孟极(作者) 编辑于2019.10.09 19:25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孟极 所有
218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3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3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4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10人送来了礼物
12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孟极
学生
发表文章(10)获得喜欢度(564)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