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北游记

转发
文/牧农2019.10.03 19:48字数(3436)阅读(18)喜欢度(5)收藏(0)点评和评论(3)

我很害怕放假.也许是放假的时候自己根本没有什么好做的,又不想做作业,即使是和老朋友一起出去玩,也只能快活的一时,想到自己还有任务没有做完,就又像泄了气的皮球那样了.想要”杀死”这样的时间是一件极困难的事,而乘坐火车到处游荡恰好能发挥这样的作用.加之听说雁栖湖校区那边坐火车非常方便,心想倒不如试一试.哈姆莱特说过:有时候莽撞反而能做成事.一次说走就走的游荡,一来消磨时间散散心,二来也体验一下北方的铁路-在此之前,我还从来没有坐火车到这么北边的地方去过.

一.         启程

昨天晚上买了车票,遗憾的是没有从北京城区出发的车次,只好起个大早到昌平北站去坐车.在北京北站升级改造工程还未开始之前,可以从北京北站坐市郊铁路的列车前往雁栖湖校区.奈何现在市郊铁路也是从昌平始发,于是无论如何,要去怀北就只能在昌平出发.

我一直都觉得沙河是一个最远的地方,恐怕只有良乡能与之媲美.单从玉泉路出发,要到沙河车站就要花上两个钟头的时间.如果时间长一点,不用多次换乘,也可以在车上美美地睡上一觉;如果不是在地下行进而是能透过窗外看到很好的风景,也可以消除一点疲倦.但是到沙河的旅程是两样都不占的.如果说一年前去沙河看望老同学,因为激动和期待而觉得地铁在每一个站都停的太久,那这次途径沙河到昌平就是单纯的无聊了-倒是孤独的身影是这么久也未曾变过的.

昌平北站是沙(河)通(辽)铁路上的一个三等站,也是昌平城区唯一的客运火车站.虽然经过了翻修,但昌平北站的站房仍然相当简陋,既无风扇也无空调,就算是在山脚下也觉得很热.来此候车的旅客大部分是要前往承德的,但似乎也有其他国科大学子,愿意花上四块钱,随便找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经过两小时的车程回雁栖湖.这和我曾经去过的澧县车站有几分相似:都是三等小站,每天只到发几趟车,大部分还是普速列车,乘车的人也不是很多.

二.     去程:4471,昌平北-怀柔北

和我上次乘坐的8629/8630次普快类似,这一次的4471也是由货运机车牵引的,车号DF44458,是大连厂生产的东风4C(货)型内燃机车.车厢则是25B型,有风扇而无空调,窗户可以向下开启.乘坐这样的车可以感受到货运机车强大的推背力,和开跑车都有一点相像.此外还可以打开窗户吹吹自然风,乘车的人也不多,是非常舒服的.

列车10:51从昌平北站出发,途径官高,兴寿,平义分,北宅,范各庄(雁栖湖)五个小站,12:25到达怀柔北站.其中只在官高和北宅两个站办理旅客乘降,也没有什么人在这里下车.

沙通铁路是关内到关外的一条重要铁路,路边的电塔显示它正在进行电气化改造.沙通铁路的这一段是非常有趣的.铁路北边是太行余脉,崇山峻岭,沟壑纵横,南边则是一望无际的平原.这些高山使我想起了八月份穿梭南岭的旅行.不同的是,这边的山上虽然有绿色,但是大多是桦树杨树这样的落叶树,还有一些松柏;但在南岭之间大多是樟树之类的阔叶常青树,只有山顶的一小点生长着低矮的广东松.一路上偶尔也能看见山间的小溪和沼泽,更多的时候是已经到死库容的水库和干涸的河床.秋天一到,树们开始掉叶子,覆盖在林中的小路上,沿着深山一直走下去,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也不知道从哪里结束.只有每个道口默默张望着的工作人员,仍然尽职尽责地维护着行车安全.

南边和北边的小块平地里种着玉米,小麦,果树.但似乎丰收时节已经结束,玉米地里只剩下空空的,枯黄的杆子.北边山沟里那些恣意生长着的柿子树却没有什么人搭理,红红的野柿子早已熟透,就算是快要晒成柿饼也依然无力地挂在树梢上.在兴寿车站旁边的洼地上我甚至看到了一小片芋头地.芋头是临武同益的特产之一,每次坐汽车去郴州都能看见山间盆地,河岸平原里一片片的芋头地.然而不曾料到在这样干旱的地方也能看到挺拔的芋头叶子,不得不让人感叹到生命的顽强.

怀柔不愧是北京的后花园.列车进了怀柔之后可以看见一些非常好的人工树林.挺拔的杨树桦树迎风招展,树林底层则是不知名的,品红色的小花.我注意到驶入怀柔后人烟渐渐多了起来,有不少度假村,农家乐,这些精心设计的树林应该是他们栽种的.

一路上经过的前四个个小站都已处于半荒废状态.站房透露出一股子颓废,就连表面的糊弄都没有.但不难看出,热闹也曾属于他们.官高站受到过表彰,是北京铁路局的典型中间站;剩下的几个站站台也不小,可以看出”祖上曾经阔过”.值得一提的是范各庄(雁栖湖)站.我上学期查资料的时候还叫”范各庄站”,早已不办理旅客乘降.岂料今年7月15日改名成了”雁栖湖站”,两个站台焕然一新,而且离雁栖湖国际会展中心和日出东方大酒店不足五百米,可以预见怀柔科学城建成之后这里的车来车往,人山人海.范各庄站的重生,和市郊铁路的修建是分不开的.

列车在雁栖湖站停靠了大约20分钟时间,之后又慢慢悠悠开到怀柔北.快进站的时候可以看见东区的操场,宿舍,西区的钟楼,还有著名的”国科大桥”.其实乘坐Z2次列车从长沙到北京西,列车到莲石东路上的高架时,在经过玉泉路莲石东路口的那么一刻可以瞥见玉泉路校区的大教学楼,但这远远不如能看到整片的校园来的激动人心.我匆匆忙忙下了车,列车又不紧不慢向古北口和承德开去了.

三. 返程:K1190 怀柔北-北京

虽然哈姆莱特说过这样的话,但是莽撞总归还是会误事的.12:25到的怀北镇,13:19就又要出发.打打算算到西区食堂吃个午饭,逛逛校园又得泡汤.于是只能快马加鞭,冲出车站,跑到西区大门口,草草合影,气喘吁吁回到车站准备返程.

怀柔北站虽然也是一个三等车站,但是修建的非常精致,候车大厅有一种香香的气息,整洁宽敞又明亮,不少果壳学子在此乘车进城.据说待市郊铁路完全建成之后,怀柔北站会有一个更新的站房,而事实上,拆迁工作已经在马不停蹄地进行了.

回去的旅程实在是乏善可陈.大约是因为我有一些疲倦,加之这趟车实在过于普通,使人不能很好地提起兴趣.列车上的午餐也非常糟糕,价格昂贵姑且不表,口味也是相当差劲,和玉泉路的食堂相比真是弗如远甚.想到黄鸣宇同学曾经告诫过我,京局的列车餐难以下咽,这并不是没有道理.我还满心期待地以为能像上次从衡阳回郴州一样能吃到热乎的米饭和现炒的辣子鸡,结果被现实狠狠浇了一盆冷水.乘务员的脸色也相当难看,仿佛能吃到饭是这趟列车给我们天大的恩赐一样,实在不是一个很好的体验.

列车在顺义和通州西停靠了一小会,中间间隔了几个小站,两个小时后就到北京站了.一路上能看到不少柳树,河流,当然还有北运河,朦朦胧胧中像在沿着潇湘大道散步,经过靳江河,后湖,阜埠河,洋湖一样.这在玉泉路周边是决看不到的,也算是抚慰了我”受伤”的心灵.

北京站的建筑庄重典雅,气势恢宏,有很鲜明的民族特色.出站的时候看见了大伯曾经提到过的寻物寻人的”黑板”,只是原来要用粉笔写的黑板现在是LED显示屏了.恍惚间好像看见大伯在这块板子上面焦急寻找的样子.

四. 后记

从北京站乘一路公共汽车回到玉泉路,就下手记录一下今天的行程.虽然题目是<怀北游记>,但是文中出现”怀柔北”的次数是很少的,似乎是跑了题.但我却不以为然.更多的时候旅行的意义不在于目的地,而在于旅途当中的所见所思.假如不是去雁栖湖校区参加什么活动,怀北其实是最没有什么意思的地方,而且我曾经也去过很多次.就单纯把怀北当作目的地而言,不算是一个高明的选择.但乘坐火车,见未见之景,行未行之路,却是一件最值得感到快乐的事.特别是把头脑中地图的形象投影到真实的风景上来的感觉,是比”谈恋爱”更加美妙的.这应该和对称的美类似,是一种极单纯的快乐,头脑中的印象与实地匹配而变得有序,似乎整个世界都是和谐的,可预测的,而自己也有这种力量去预测,去把握.

至于为什么选择火车作为这次的出行方式,我想我和火车一直都有一种亲密的关系.从小外公带我到冷水滩车站看火车,舅舅带我走铁轨,到07年父亲出国我在月台上哭的稀里哗啦的,再到16年3月迎着细雨在冷水滩车站废弃的月台上一路狂奔,再到18年说走就走前往株洲探望同学,这些美好或者伤感的记忆把我和火车紧紧联系在一起了.而自己虽然才活了19年,却也迷迷糊糊领悟到一些道理,坐火车最能形象描述我这浅薄无知的想法.相聚与别离,选择与机遇,就像是买了不同到站的票,上了不同速度的车,坐了不同等级的位置,能够在一个车厢就是很幸运的事,碰到列车晚点或者调图也是常态.倘若能够攀谈上两句,吹一点牛皮,分享一点零食就更加了不得了.只是世界上没有两张完全一样的车票,也没有从不晚点的车罢了.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牧农 所有
5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0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1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0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1人送来了礼物
1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牧农
嘉宾
发表文章(10)获得喜欢度(200)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