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莫言后练笔 晚上玩手机

转发
文/嘉辞2019.10.18 11:58字数(1272)阅读(14)喜欢度(1)收藏(0)点评和评论(3)

 我口深处溢出一股咸腥,呼出的潮湿气体在半空中凝成琥珀,随着窗外如雾似的雨结成团,簌簌地向天边滚去。

 我手中的手机像条死鱼,瘫在手上,刺眼的光好似一段段白花花的肠子泥鳅般在手缝滑出,把枕头整的黏湿。雪白的被单和被子上糊满糊状物,腥臭扑鼻。我抱过被子,感觉像在抱一条濒死的巨大的鱼。滑腻而冰冷,我感觉我的手正扣着它的腮,脚脖子环着尾部,我感觉到大鱼在挣扎,我紧紧地搂着,尖硬的鳞片梗得我的身子痛。我看到它身子逐渐萎靡,口里突出白沫,迅速膨胀然后清脆地破碎。我听到喳喳的蟋蟀求偶声,粉色的肉翅在夜里显得格外聒噪;看到垂死的鱼尾微微颤抖,吸足血的雨水爬满窗户,我鼻子一酸,瘫在床上,伸着无力的短小的手指抚摸着手机,像是要把肠子塞回去,但它们又从指缝漏下。一道绿色枝丫般的闪电唰地撕开破棉絮般的灰云,我的身子像中弹的大象抖了一下便倒在地上。空调呼着恶浊的气体,耳朵里辣辣的什么也听不到。空气变稠,我眼中出现亲吻的男人,浮着绿油的池塘,咬着尾巴的蜻蜓和成片的菱荇在污浊的水面飘荡,塑料瓶子载着不知是谁的焦黄尿液,一只鸟带着黑铁般闪着冷光的尖喙停在树干上。树枝微微弯曲,抖掉最后几片头皮般的叶子。突然我混沌的脑内闪过一丝光明,一只黄白色,带着绸缎似的毛发的野猫窜到阳台,我记得它是学校里最老的流浪猫之一,经常在宿舍游走,惹人抚摸,晚上钻进别人的床。我看着它珠子似的眼睛,碧玉般的白袜,半透明的须子倒插在拳头大的脸上,尾巴毒蛇般抖动。它妩媚地趴在栏杆上,雨湿透了它的毛,一撮撮茅草张牙舞爪。它跟我说“过来呀”,我不敢。我的身子早就如破布般堆在床角了。我看见它像进别人宿舍一样大摇大摆走进我的宿舍,我脑子内浮起许多被它进过的宿舍的下场。它走上了床,床在颤抖。我的脖子被扼住,我想喊,但没人察觉。我闻见它身上海盐混着水龙头铁锈的漂白粉和被放线菌污染的吲哚味,像一面巨型的棺材向我压来,仿佛至身于浓稠的深海。一股实验室里樟脑,福尔马林混着三氧化二砷的腐肉味无孔不入地钻进我粗大的毛孔。它用有肉刺的舌头舔着我的脸,我感觉我的脸正在被腐蚀,融成一摊脓水。那股奇怪的水生调诡异气味,说不上好闻还是不好闻,我的脸渗出油脂,蒸腾出欲水,被窝里长出一丛丛白色的蘑菇......

 “碰”不知何处的震响,远处的硝烟裹挟着我,面前的野猫突然爆裂,暗红的血溅在我身上,优雅的四肢僵住了,绸缎般的毛发变得焦黄,皮肤长出无数皱纹。一条腿挂在窗帘上,温热的血在地上蠕动,一股熟悉的血肉味氤氲在房间。满是血污的白袜微张,露出邪恶的肉垫,闪着银光的半截指甲直指无月的寒星。

 夜宿的鸟惊恐地飞起,风声使宿舍顷刻变得生机勃勃。很高的地方仿佛传来了世上没有的声音,跟随着声音来的是天地瞬间变为黑色,还有扑鼻的夜雨苦味,来自脑海深处的血腥味和幽幽的远方旅人大叔风尘仆仆在酒馆里喝酒划拳的皮革气息。

 我感到我的灵魂即将消逝在镶着刀子的手机光中,我的手一片黏腻,手机滑落,不安地扭着死板温热的身子。手恶心地离开手机,熔掉了壳上的胶,拉起一条条口水丝,拉扯着寂寞的灰尘落在尸体上。

 那不是猫的尸体。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嘉辞 所有
1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1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0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0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1人送来了礼物
2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嘉辞
学生
发表文章(49)获得喜欢度(1138)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