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我是孙悟空.

转发
文/阿仇2019.10.20 00:44字数(2724)阅读(108)喜欢度(27)收藏(0)点评和评论(5)

我与奔波儿灞已经有三年没见了。

一个月前的午夜,我正熬夜看金庸的《鹿鼎记》,也不知道是第几遍了。突然手机传来声音——“咕咚”,我打了个冷颤,半天反应过来是关于微信的消息。

是好友申请,这个人正是奔波儿灞。

三年没有联系,也不知她怎么找到我的联系方式,我具体也没有问,重要的是,我们又联系起来了。

如我所想,许久未见的人,再说话总是多多少少会尴尬,我心里好像有许多话,看着墙壁上的Justin bieber,眯起眼睛,所能看到的只有他亚麻色的头发。看着久了,出了神,心里似乎也只有一团像金色电线的玩意儿。以至最后,竟连一句——“最近怎么样”也没有写成。

我与她斗了会儿图,都是极搞笑的图,她还发了一张张学友特别经典的表情包,我默默的把它收藏起,说是要洗澡去了。

我与奔波儿灞在这三年后的第一次谈话,便是这样。

那天的事,我在日记本上记叙下来,那日记本已经写了蛮厚,可是翻一翻,关于奔波儿灞的信息,却是一个字都不曾有过。日记本折射了我的日常——她已经渐渐淡出我的生活。

初次见面,九年前,夏,和平北巷。

我小时候住的家,不像现在这个样子——都高高大大,规整有序的错落在大地上,房间的斜对面是一条宽阔的马路,每天可以看着无数私家车来来往往。或者饶有兴趣的看着赶公交的人跑起来的样子。

再往近一点,有我的两个朋友,是去年搬来的,天天叽叽喳喳与我对话,我也叽叽喳喳嘻嘻哈哈的怼回去,有时候还会放一些音乐与他们听,本以为他们会喜欢周杰伦,却没想到他们喜欢陈奕迅。去年春天,他们从遥远的地方飞过来,到离我窗户不远的电基上安家,陪我度过——春夏秋冬,酸甜苦辣,真是两个好家伙——一对喜鹊夫妻。

我从前的家呢,虽然是个小院子,可里面大大小小分着六个屋子,我和奔波儿灞一度把我们的家叫做“六合园”。

她来的时候,正是爬山虎长的可爱繁茂的时节。说是来租房子的,那时候我小,一点儿也不怕生人,看到她在我家的院子里转悠打量,我叫她一起来看爬山虎。

我指着爬山虎说:“你要看爬山虎吗?爸爸说这是我一个人的,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得到 ,除非我邀请那个人一起来看,他才可以看到,所以现在我邀请你。”

她也呆呆的点点头,什么也不说,过来和我一起看了。

我在旁边泯着嘴笑。

后来我回忆起那爬山虎,才发现都是每逢夏天,与奔波儿灞一起看它的场景。现在爬山虎已经成了一团枯草。

奔波儿灞有一个弟弟,叫——灞波儿奔。

我一直都不喜欢他弟弟,现在却甚是怀念。他刚来时候,才六七岁,十分不懂事,经常喝了点白水学大人喝酒之后酩酊大醉的样子。

他总是会咬我,咬完是麻滋滋的,一天总得有个三两次,而我竟然不懂得反抗。一次咬的厉害,恰好姐回家来了,给他教训了一顿,后来,他再没有咬过我。

每天早晨我们都会乐呵呵的去离家不远的小卖部买吃的,我一个人一块钱,他们姐弟俩一块钱。

小时候真容易满足,便宜的小零食也能吃一个上午。院子里有一个长椅,我们在那里吃。也在那里度过好时光。

我因为她而喜欢上故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会给我讲鬼故事,那时候即使在夏天,也听的瑟瑟发抖。她的想象力很丰富,看到什么就能编出来一段,当然,说是鬼故事。

虽然害怕,可就是逼着奔波儿灞给我讲,总是妈呀爹呀的叫唤,几天不敢出门。

我们每天都像是有规律的,晚上也一起约定去上厕所,风雨无阻。

小时候我们还喜欢捏泥人儿,原材料——是从“很远的”地方“运过来”的,所以在我们眼里珍贵的很,千般万般保护,可仍是在回来的路上洒了一些,她说:“没关系没关系,这些应该够捏”。

那时候捏了许许多多的人物——关公、包青天、项羽、虞姬、白素贞、许仙、宋江、武松、小唯、石矶娘娘、哪吒、太乙真人、释迦牟尼,大雄、哆啦A梦、熊大熊二……

这是都是我们童年里的“大英雄”,可我最喜欢的英雄,还是那个行侠仗义、神通广大、除恶务善、智勇双全的孙悟空。所以我总是想着捏他。

奔波儿灞经常捏孙悟空,灞波儿奔经常捏猪悟能,而我,一直捏沙悟净,一直不捏孙悟空,是因为捏不成形。

那时候说要玩角色扮演的游戏,演的剧是《西游记》,我第一个说想当孙悟空,可她也着急了,说:“哼!我也喜欢孙悟空,我要当!”

“不行!我先说的!”

“你先说的你就要当嘛?”

两个人吵了好一会儿,终于,弟弟灞波儿奔说:“行了行了你们谁也别说了!我们不是都喜欢捏泥人儿么?谁能捏出孙悟空腾云驾雾的样子,谁就当孙悟空。”

我与奔波儿灞,大眼瞪小眼,妥协了。

她捏的动作很快,我却是手抖来抖去。最后她捏的极好看,而我的是不能见人的。

后来我一直想着要捏好孙悟空腾云驾雾的样子,一直都在练习。

直到有一天,奔波儿灞要搬走了,我也没能当上孙悟空。可我依然练,因为她说我们还是会在一起玩的。

可是后来,我们见面,是在她要回家乡读书的那天,距今已经有三年了。

再后来,我的“孙悟空腾云驾雾”的泥人儿,已经捏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可是再也没有可以有闲情逸致,乐意与我一起捏、一起比较的人了,孙悟空,我心里的大英雄,我怕是没有机会当了。

昨晚,我找到她聊天。我说是,我们小时候一起住过的房子要拆掉了。

她说:“真是太可惜了,以前天天在那地方乐呵呢。”

霎时间,这一句话勾起我全部的童年记忆,美好的,不美好的,可爱的,狰狞的,都被无形的手撕开给我看。

原来,那些日子已经离我越来越远了。

今天我回去看了看从前的家,偶然间发现奔波儿灞从前住的房子的窗台上,有三个模模糊糊的形象——孙悟空、猪悟能、沙悟净。

那是我们三个,从前捏的泥人儿,用化妆品里的眼线笔勾勒出的轮廓。

我的眼泪“哗”的落下一地,它们一个个排好队,巴巴的望着我。

那时候我还很生气,画在这里,只怕父母会教训我。

可是啊,那些个小像,在这许多年以后,会让我觉得十分珍贵,这是奔波儿灞与灞波儿奔留给我的,唯一的实物了。也是我们三个,一起踏过那些童稚年月的足印和见证。

我们都在长大,都在渐渐从一体剥离为两份。

他们的离开,我想,是必然的。

后来我越来越认识到,一些人,一些年月,原来走过了,就是走过了,仅此一面,仅此一次,再不回头,再不重来。

我已经十六岁了,可我已经告别了太多东西了。

那时的天空和现在不一样,那时的星星和现在不一样,那时波霸奶茶也和现在不一样。

那时的孙悟空走了,奔波儿灞与灞波儿奔走了,过去的我也走了,我的童年落幕,我终将长大。

可这么久过去,我对孙悟空这个人物,依然情有独钟,仍是有大大的喜爱,只是不像小时候的原因那样纯粹简单。

若是可以再玩一次角色扮演的游戏,我定是要当孙悟空的。

若有人要与我争,我说什么也不让他,要争就比试比试——看谁的孙悟空腾云驾雾的泥人儿捏的更好。

明天我就是孙悟空了,要腾云驾雾,要神通广大,要大闹天宫,要善事做尽,要降妖除魔,要西天取经回来在花果山和猴子猴孙们逍遥快活。

若是到了明天,谁也莫要拦我。

        全篇完





文章最后由 阿仇(作者) 编辑于2019.10.20 09:41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阿仇 所有
27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2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5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0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7人送来了礼物
2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阿仇
学生
发表文章(78)获得喜欢度(2578)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