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头故事|尼普顿日志》

转发
文/鸣恒2019.10.20 14:31字数(3124)阅读(77)喜欢度(56)收藏(0)点评和评论(6)

(1)


 很久很久以前, 那时候的火车不像现在的开得那么快,是开得很慢很慢的,很慢很慢的...那时候的人们啊,也没有今天的那么怪,是很暖很暖的,很暖很暖的...


 呜..呜...


 火车的鸣笛声响起,像是在哭,是离家的不舍。尽管再不舍,它还是启程了。从地球出发,要往远远的尼普顿去,真的很远很远...会经过好多地方的...


 火车慢慢的前进着...


 经过了一片片花海,一朵又一朵的风信子被火车带来的微风轻轻扬起,场面圣洁、庄严,就好像一场春天的盛宴,等着尊贵的天神来享用。


风信子在漫天舞蹈着;而我,开始想家了...


(2)


 梧桐树是太平星的地标,已经很老很老了,这里离家的游子,不管离开多远,只要见到梧桐树,想起梧桐树,那就是家啊!


 火车在梧桐树上转了一圈,最后慢慢落地,我却没有见到凤凰,有些失落,最终车暂停在了太平星上,共乘客歇息。这里有一座好大好大的墓碑耸立在海岸上,散发着儒雅的水墨气息,海风吹来的都尽是墨韵。据说是有位诗人在这里解脱,成为了一颗闪亮的星星,到天上去了,他的故事还在被传唱着...


(3)


 火车明天才开,黄昏的时候,我租了一辆汽车一直往南方开,要去一间钟表店,那里有我需要的东西...路上,两只鸽子一直尾随着,是迷路了还是想要回家...谁又知道呢?


 开了好久,看了看怀表,已经凌晨十二点了,汽车快没油了,还好前面有间加油站。


 我下车准备给汽车加油,忽然看见有个很好看的金发男孩蹲在墙角,他抱着一个装着玫瑰的玻璃罐在哭泣,而罐中的玫瑰早已经枯死了,他的狐狸在安慰他。


 我哭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哭,但总觉得,彼此之间自己虽有不同的经历,却有着相同的命运,看着他,都觉得心酸...


 加满油后,继续往南开。


 终于,到了那间钟表店【白氏钟表屋】,店主是只大白兔,锐利的眼神看了过来,迟缓的从一个黑漆漆的房间走出来,推一推自己的圆眼镜,什么也没有说,空气凝固了。时针、分针、秒针,滴答..滴答..滴答...


 最后递来一张名片和一罐大白兔奶糖,什么也没说就回到了那个漆黑的小房间里去。这些正是我要的东西,我默默付了九片无花果叶放在竹案上,就离开了...


(4)


 往回开的时候,遇到了一位很美的女生,唱起了歌,晚风吹起她一头飘逸的长发,乌黑的发丝伴着优美的旋律飘动,不羁的生命,骄傲的灵魂,看起来从前也是个诗人呀。我着迷了,多想永远留在这里,但,旅途依然要继续。汽车越开越远,歌声越来越朦胧,“种桃、种李、种春风~”的旋律回荡在脑海,久久不能忘怀...


(5)


 有人问过我,为什么大半夜见到这些诡异的事却不觉得可怕?我笑了,可怕倒是没有,却有件可笑的事。有个鬼就告诉过我,哪是这人怕鬼,其实是鬼怕人呀


鬼怕死后变成了人...肮脏的灵魂...


(6)


 最后我在天亮之前赶回了车站,继续前往尼普顿的路线,火车要开了,突然我感觉胸口闷闷的,眼泪不停的流,我的衣服快湿透了,怎么样都控制不住,怎么办?怎么办?我好着急!突然想起什么,从大衣口袋里拿出糖罐子,倒出两颗大白兔奶糖,嗑下去...


 别担心,没事的,我常常这样,这不是在哭,只是...这颗星球,压力比较大而已...没事...


 也只有白兔能让我比较舒坦吧...


(7)


 之后又经过了好多地方,只是都没有停下。印象最深的是火车穿过了一片枫叶林,下着红雨的枫叶林。林子被铁轨分成了两边,两个老人慢慢的前进着,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撑着伞的老太太发现了骑单车的老头,一个点头,一个微笑,之间的故事只有彼此知道。暖暖的阳光把一切照得好美,一切尽在不言中...


(8)


 火车又停站了,这一站我没有下车,待在车上发呆。


 思绪越飘越远,越飘越远...我突然想起,六色旗下早已没有我的容身之处,忍不住心悸了一阵,却又释怀了,我想我只是还没遇见我的莉莉安罢了。


 原来,当决定放手让白鸽飞的时候,就知道了虽然必须承受失去的痛苦,却换来了自由的象征,难道要像那诗人那样走入尘世之中寻找属于自己的莉莉安?最后自带的书香被烟火掩盖,在喧嚣中永远找不到回来的路?


 想到这里,眼泪又不受控的流下来,一直流一直流,等到我发现的时候,上衣已经湿了一大半,习惯的掏出大白兔,嗑下去,一切就好像病态那般,只因为甜能让人感到幸福...


(9)


 终于,火车抵达了尼普顿。同时到站的还有另外四辆,在车头碰到停站线的那一刻,五辆火车一起鸣笛,响了了十六声...呜呜..呜...


 可能,是为了悼念谁吧,谁知道呢。


 在以前,尼普顿是山清水秀的地方,只是有一年不知道怎么了,下起了一场大雪,那场雪到今天一直都没有停过,是诗人的心灰意冷...


 我怕冷,披上了自己带来的绿袍子,之后才下车。你问尼普顿长什么样吗?大概,就和你们口中的天堂有些相似吧,一片冰天雪地,白雪飘飘,神圣洁白,这里天上的星星比任何地方都要多,比任何地方还要亮。只是,这里没有月亮...


 这里有好多穿着白衣的天使,我见到了一位,他轻轻的告诉天使长“是重度呢...”尽管再小声,我还是听见了,为什么...眼泪...眼泪...呜呜呜...


(10)


 结束了。又一大罐大白兔奶糖被递来,只不过...这一次白兔的眼睛是蓝色的...


(11)


 带着病出门才有安全感,痊愈时反而觉得自己有病……


(12)


 我要回去了,回家。


(13)


 火车动了,再往回开。老样子,眼眶又湿了,上衣连同袍子都一并湿了。


这一次,我不吃糖了,我站起来,走到车门前面,泪越流越多,衣袍越来越重,我看向乘客,乘客看向我。


 恍惚间,好像全部人都长成了一个样,带着高高的礼帽,有着绅士标准的八字胡,他们一致拿下礼帽,放在胸前,异口同声的重复着一句话,一个问题,好像咒语,一直重复,一直重复...


 我的耳朵被刺痛得嗡嗡作响!


 我不知道!不知道!呜呜呜……别再念了!


 我知道!我知道!呜呜呜……拜托你们!别再念了!


 我知道!我知道这辆破火车根本慢得掀不起一丝微风!风信子会飘起来是因为车厢里的诗人一个接一个扒开车窗,往下跃,最后落在花床里。脖子上的一抹红光,是绝望的象征!诗人往下沉沦,花瓣往上飞舞!


 我知道!太平星上的梧桐早在舍予变成星星的那一刻就就枯死了,树上那些叶片是欧·亨利强迫贝尔曼用画笔一片一片画上去的。那只凤凰的骨架尸骸还倒挂在树的另一头,爪子和藤蔓纠缠在一起!


 可悲的是根本没有人发现!亦或是早就发现了只是不愿意去面对,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浴火重生?呵!不过童话而已!流言蜚语让希望之火再也燃不起来!


 我知道!我知道我这一路嗑药下来的大白兔根本不管用!我知道是我在假装有用而已!


 真相是好人都下地狱!坏人都上天堂!


 我知道!根本没有什么黄昏之下的温情!枫叶林下的红雨是羊羔的鲜血啊!含情脉脉?呵!只因为一个是屠夫一个是牧人!彼此为了各自的利益干杯庆祝!到头来不过两杯陌生的酒交融在一起!


清醒,酣醉,酣醉,清醒

留下的,只有更加苦涩而已!


 可怜的羔羊啊,命运从出生那一刻起就已经被安排,植入古板的价值观,没有能力反抗!听话的送进社会大学;反抗的屠宰场见!


 反反复复,复复反反,永远看不起现实!这些!我都知道!


 呜呜呜...


 对不起!!!


(14)


 咔嚓!碰!


 车门被扒开了,诗人留下了最后一句话:


“你们知道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吗?永别了!”


—————————————————————


(1)



 第二年,风信子又开了,火车照样行驶着,依旧是片片花海,只是今年,鲜艳的红色当中,有一小块绿色,远看就好像一件袍子,显得格外刺眼...


 远远传来了歌声,听起来那首歌似乎终于唱到了最后一句...


 “那是我心里一个...不醒的梦....”



 孩子,你知道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吗?

  

 晚安。

—————————————————————

2019年10月20日

羔羊的哭诉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鸣恒 所有
56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1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1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1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3人送来了礼物
3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鸣恒
学生
爱乐学校初中初叁壹
发表文章(16)获得喜欢度(528)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