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中的世界是纯美的吗?

转发
文/北杨君2019.11.02 21:44字数(2381)阅读(213)喜欢度(318)收藏(2)点评和评论(20)
主题:边城中的世界是纯美的吗?

首先让我们来明确一下纯美的定义。《现代汉语辞典》中将其解释为“纯净完美”,我觉得总差了些味道。而《辞海》将其解释为“纯洁美好”,我想这个说法更贴切一些。

但“纯美”一词带给人的感觉应远不止于此。

在我看来,“纯美”这个词是本身就带着颜色的。它像是一阵海风——自带了温和湿润的悠蓝色调;也像是夜半时分的郁金香味道——自带了柔软平缓的暖黄色调;或是孩子手里的棉花糖——粉红色的或奶白色,给人满满的幸福感。

同时,纯美也是有厚度的。它不像薄如蝉翼的“唯美”,太轻;也不像浓重庄严的“壮美”,太重。就像海风让我们想起辽远的海,像花香让我们想起摇曳的花田,像棉花糖让我们想起恍在昨昔又已然逝去的童年。它的美,美在纯粹,美在暗示性,它能让我们意识到世界的单纯美好,同时也感受到自身的渺小和无能为力。它能唤起我们对生活的感激、对生命的的敬畏。

这更像是我心目中纯美的含义。

接下来让我们再来明确一下纯美系小说的定义。为了避免空谈,我们先来数数大家已经接触过的被公认为纯美的小说吧。像是自幼就开始陪伴我们的曹文轩纯美小说系列,《呼兰河传》《城南旧事》等等,都有“纯美”的称号。现在我归纳一下其中的共性。首先,一个最直观的特点,那就是它的语言得是美的;其次,小说中的世界往往民风淳朴,而主角往往是个孩子,或至少有一颗孩子般纯真的心。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当阅读时,你能感受到平和安稳的气息,还有一丝挥之不去的伤感,并能由此引发出你对于生活和生命的思考。

现在让我们对应着这几条定义,来赏析一下《边城》中的世界。

首先是《边城》中的语言美。这一点在前文已有所涉及,在此不再赘述。

接下来是《边城》中的民风和主角的性格特征。这一点也已经有被详细地分析过了,在此我只想再补充一点,那就是沈从文的文人气质——“婴儿状态”。婴儿状态是一种原生的、尚未被污浊的世俗所浸染的状态。与烂熟的成年状态相比,它更多一些朴质无华的天性,更多一些可爱的稚拙和迷人的纯情。当一个婴儿用了他清澈的目光看这个世界时,他必定要省略掉复杂、丑陋、仇恨、恶毒、心术、计谋、倾轧、尔虞我诈……而在目光里剩下的,只是一个蓝晶晶的世界,这个世界十分的清明,充满温馨。这个说法的来由暂不可考,然而用“婴儿状态”来形容沈从文,无疑是极贴切的。想必大家都有听闻他在北大的一系列逸闻趣事,像是第一堂课的怯场傻站十分钟,还有对女学生张兆和长达四年的情书炮轰,在课上的八卦闲谈,等等等等,无一不体现出他纯真天然的性格状态。都说文如其人,沈从文的婴儿状态体现在他的作品中,化作了单纯懵懂的翠翠,淳朴笨拙的爷爷,开朗英俊的傩送,大方豪爽的顺顺,在夜色朦胧中飘散的情歌,在梦中采得的一把虎耳草;化作了《边城》中的、纯美的力量。

最后就是《边城》带给读者的主观感受了。平和安稳自然不必说,更何况前文也有提及;在此我只简单提提其中的伤感因素。

很多人都有提到自己读《边城》时体会到的书中的孤独感。这种孤独是从书名就可以看出来的——边城,边陲小境,茶峒相对于同一时期风云四起的北平上海,这是一个相对隔离的状态。而爷爷和翠翠守着渡船,离群而居,相较于城里的人,在隔离的基础上更强化了隔离的状态。所以当爷爷死后,直到有人要坐渡船,看见翠翠在哭,才知道老船夫的死亡。这是孤独感的来源之一,环境上的孤独,即地域上的隔离

孤独感的另一来源则是心理上的孤独,即沟通上的隔膜。在分析翠翠的爱情悲剧时已经有同学讲过,其直接原因是由于傩送和顺顺一方与翠翠和老船夫一方的误解与矛盾。其误解是由于爷爷的表述方式不当而产生的,更是个人孤立的思想状态所决定的必然结果。沈从文在此煞费苦心地放大了这一矛盾,也正是为了突出这种孤立感、孤独感。所以《边城》让我们感到悲伤,感到一种无处排解的孤独感。所以我们说边城是有厚度的,在边城的淳朴之气下面,是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隔膜——几乎“存在主义”的隔膜——在顺顺与傩送之间,在傩送和天保之间,在翠翠与傩送之间,在傩送与老船夫之间,在傩送与天保之间,在顺顺与老船夫之间,在老船夫和翠翠之间,在翠翠与整个世界(乃至翠翠自己)之间……这些难以消除的、深入骨髓的隔膜,注定了一切都将在悲剧中了结,而非一场轻飘飘的喜剧。所以我们说它纯美,而非唯美。

最后再扯一些美学上的问题。我们谈中国的古诗是美的,诗经是美的,楚辞是美的……为什么?在我看来,这种美感不可磨灭的功臣,就是格律和韵律的限制。钱钟书在《谈中国诗》中提及的押韵对字数的限制,但在我看来,押韵对诗歌文学性的贡献远不止于此。韵律的严谨性给人以一种一丝不苟的感觉,这种严肃感限制了情感的抒发,所以中国诗不像外国诗那样“啊哦呵”地爆发,充其量也只是一句“噫吁嚱”的叹息。叹息远比爆发更具美感。这涉及到艺术中的降格处理。文学艺术中的情感相比于生活,应该是一个降格的状态,也就是说,在现实生活中的嚎啕大哭撕心裂肺,放在文学艺术中只消一个“泣”字;在现实中的狂热疯癫,放文学中只消一个“痴”字。反之即成了烂俗。因此,很多外国抒情诗固然激情澎湃,却不免流于浮夸,这是与他们逆其道而行的升格处理分不开的。

现在回到《边城》,我们可以很明显地看出其对苦难的淡化处理——轻描淡写,从不滞留,从不铺陈,从不煽情。所以当翠翠经历爷爷的死时,沈从文没有执着于描写她的悲痛,而是通过前文的“要是爷爷死了?”和后文的“这是真事吗?爷爷当真死了吗?”让读者切身般体会到翠翠不言的悲痛。所以当翠翠明了爷爷和傩送的一切矛盾误会后,沈从文只轻描淡写一句“哭了一个夜晚”。所以当翠翠选择等待远去的傩送,沈从文不去写她的忐忑、希望和忧伤,只是一句“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就写尽了一切的辛酸和未可知,不可谓不高明。也正是这样的降格处理,成就了《边城》之纯美的必然。

综上,我认为边城中的世界是纯美的。

文章最后由 两京 编辑于2019.11.04 09:32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北杨君 所有
318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3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3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6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11人送来了礼物
9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北杨君
学生
发表文章(41)获得喜欢度(9202)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