袅袅炊烟时

转发
文/裴家石头2019.11.19 21:46字数(922)阅读(388)喜欢度(57)收藏(9)点评和评论(5)

中雅培粹学校1904班 马含章

在我的记忆中,外婆是一生一世也不能离开那方泥塑的老灶台的。

夕日欲颓,天边一抹紫色的晚霞在逐渐消失,村庄中,一缕缕炊烟从一栋小小的房屋顶上升起。

儿时的我最喜欢坐在小板凳上静静地看着外婆与灶台,喜欢那一缕缕飘起的轻烟,喜欢外婆那“哒哒”的剁菜声,更喜欢米饭的清香味儿、浓郁的辣椒味儿。灶台边的外婆系着条碎花围裙,头顶一条白毛巾——她总是仔细地从口袋中拿出,再轻轻的叠好,固定在头上。你看,一个微微还沾着点泥土的鸡蛋,被轻轻沾在锅边敲破,外婆双手卡着那条缝儿一扳,蛋液便和着蛋黄”啪嗒”一声滑入锅中,慢慢润开,润成一朵黄蕊白瓣的花儿,香气四溢,馋得人直流口水。每到这时,我便叫嚷着:“给我吃点,给我吃点儿……”外婆则会用那古铜色的、粗糙的大手刮一下我的鼻尖,“小馋猫!”微笑着夹起一大块,撅着嘴反复吹着,再小心翼翼地放入我的碗中。

后来我开始上小学了,回老家的次数逐渐减少,但我依然想念老灶台前的外婆,也依然迷恋那方老灶台。

直到有一天外婆病倒了,被接到了城市。外婆病愈后每天还是喜欢下厨,但在这城市中的厨房,外婆的行动迟缓了,没有了老灶,没了那袅袅炊烟,外婆竟也有了些陌生感。每日,外婆总会站在窗前,朝那窗外湛蓝的天空深深地、深深地凝望,双手紧紧地攥在一起,浑浊的双眼微微湿润。我知道——她望向的地方是老家。一日,她忽然转过头来,呆呆地望向我,用那双苍老的大手,摸了摸我的头,轻轻地说:“朵儿啊,人,是不能忘也不会忘记自己的根……老家、老灶,就是我的根啊。”我定定地望着她,心中一紧,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

后来,回老家帮助外婆清理老房子时,不经意间又看到了那方老灶,那方泥塑的老灶,那方承载着两代人记忆的老灶……我仿佛看到昔日妈妈总是借着这老灶台微弱的火,嗅着淡淡的柴米香,做作业、看书,仿佛看到外婆在老灶旁边忙边说:“丫头呀,咱们虽是乡下的,也要有自己的天地,就像那路边的野草儿野花儿,虽小,却也开得自在快活。”

此时,我第一次感到灶台那么孤独,它像个忧伤的守望者,等待着属于它的那个人,等待着再一次的忙碌。我的目光久久地停在老方老灶上,心思却飞向了远方——依然是那头顶白毛巾,系着花围裙的身影,在袅袅炊烟中,在老灶前忙碌……

文章最后由 裴家石头(作者) 编辑于2019.11.19 21:48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裴家石头 所有
57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2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1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1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4人送来了礼物
3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发表文章(34)获得喜欢度(8257)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