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才有鹅毛大雪

转发
文/格雷Glenn2019.11.21 20:02字数(1321)阅读(52)喜欢度(61)收藏(0)点评和评论(17)

我不喜欢南方的冬天。

空气湿冷、天色阴沉,很少下雪。来南方前,总有人告诉我,那里的气候温和,哪怕在寒冬,脸上的皮肤也不会被吹成鳄鱼皮。可现在看来,那只是为了宽慰我才说出的瞎话。

这里的风,总是吹得人瑟瑟发抖。若是在北方,一回到家就能感受到地暖的热气,可南方人的家里大多是不装暖气,也不开空调热风的,更别提大学宿舍里的惨淡光景,窝在床上的棉被里都能被冻得一个劲打喷嚏。

这个月,我连续感冒了两次,现在正处于第二次感冒即将康复的阶段。我不禁在心里暗骂我体内本应发挥作用却临阵脱逃的抗体,难道这两次感冒是不同种类的病毒引起的吗?所以大量抗体也无济于事?

我一直咳嗽个不停,正处于传染期,我只好祈求自己得的不是流感,不然传染给舍友以后,我还得再次深受其害。

这该死又多变的天气的确折磨人。我这个北方人感觉身体完全支撑不住一天内温度如此频繁得变化。早晨起来去上课的时候我得穿上棉裤,套上最厚的高领毛衣,再裹上笨重的羽绒服,等到下午,之前一直沉寂、不出头生事的太阳突然就开始嚣张起来,热得我走不动路,可总不能一天不停得换衣服吧?因为晚上气温又会骤降,恨不得利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把我变成天然人形冰雕。若是没有身上层层叠叠的保护衣,我真担心自己会和卖火柴的可怜小姑娘一起去天国见她的祖母。

什么江南的画桥烟雨,我一分一毫都没有体验到那种浪漫。这里下雨的时候,别说撑油纸伞,就算是撑起一个不太大的雨伞,都会被瓢泼大雨劈头盖脸地浇个透彻。这种悲惨的情形,我浪漫不起来,也不敢苟同别人雨里看景的盎然兴致。

最令我受不了的是,寒冷冬天里唯一的幸福,在南方却享受不到。

那就是下雪。

雨夹雪淅淅沥沥太腻歪,小雪轻飘飘得过于矫情,只有北方的鹅毛大雪才能被称为真正意义上的雪。

你想想,地上厚厚的,铺上一层洁白,平房的屋顶落了雪,烟囱险些被堵住,因为没有人踩踏,那里的雪,最是平滑,如同砌上了一层透亮发白的琉璃瓦,喷泉池子里有雪,小轿车上有雪,连大树枝头都堆着棉絮一样的雪。“银装素裹”这个词最为“俗气”,却也正好能把这一切风景囊括进去。

我跟舍友说了这些,她们都羡慕地眼睛放光。

“听着好美啊!可惜我们南方人很少能见到雪,哪里还见得了你说的鹅毛大雪。”

我听了,就笑笑,道,

“有机会,你们可以去北方过冬,新年伊始,一场大雪来得正好。”

她们听了,互相看了看,又说,

“听说你那边一二月的时候气温回降到零下好几摄氏度,我怕冻死。”

“那就只好看看雪的照片了。”

这群姑娘,大冬天的,心心念念的不过就是一场极致浪漫的大雪,可又不想千里迢迢跑去北方,只好,从手机里翻出一大堆照片。

我伸长脖子看了几眼。有人在看芬兰雪夜小镇的照片,还有人在看最近的新闻:暴雪来临,哈尔滨的索菲亚教堂一夜白头。景美,相机拍得也恰到好处,是我理想中圣诞节的感觉。

暖色调的灯火在天际燃烧,复古的路灯站得笔直,只有帽子上落了雪。索菲亚教堂门口熙熙攘攘,让人心生无法言喻的,大概是喜爱加上无比向往的那种热切情感。

我这样幸福。每年冬天,都能看上有些人看不到的美丽。

无数次坐在寝室里想家,我想我已经等不及新年钟声敲响了。

我现在就想回去,就算冷些也好,只要能看到雪,只要一回家,就可以撒欢似的脱了马丁靴,踩在埋着暖气的地板上。

只要能回家,就好。

文章最后由 左右 编辑于2019.12.04 23:47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格雷Glenn 所有
61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1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2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1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4人送来了礼物
12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发表文章(61)获得喜欢度(1056)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